-

陶錦森老婆隱約有點擔憂,道:“那三位道長回來了嗎?”

陶錦森說道:“那三位道長的行蹤,豈是我們能過問的,鄭延衡回來,就說明三位道長把葉凡殺了,這點應該是不會錯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家!

葉凡連院子都不出,就待在彆墅內。

不能讓人發現他的蹤跡,以免破壞計劃。

金玉桃拿著李家的邀請函過來,遞給他看,客氣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是你的計劃?”

葉凡品茶,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李明武抓了我小姨子,楊佳麗請黑人武者對付我、我總要報複的,我可不是什麼慈悲之人,有仇必報纔是正常人。”

金玉桃也坐下,喝茶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就那麼相信李家?李明武終究是李家人,他們會為了你小姨子一起騙李明武?而且李明武還有爸媽在李家呢。”

“父母的愛是無私的,他們寧願自己死,也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出事,現在更是利用他母親的生辰宴來搞他。”

葉凡品著茶,說道:

“這件事,李家隻有李老爺子一個人知道,李明武的父母都不知道,所以不用擔心。”

金玉桃微微一愣。

怪不得葉醫生昨晚深夜纔出門。

看著眼前的男人,戰力爆表,有勇有謀,還有幾分帥氣,雖然臉上總是掛著痞壞痞壞的表情,但這種不正經的纔是最吸引人的。

內心總感覺有一種崇拜和一點點的喜歡。

壓製住!

葉醫生是有未婚妻的人。

輪樣貌,她比不上楚明心、論事業,她比不上楚明心,論能力,她比不上……

算了!

她似乎冇有任何優勢。

更何況之前聽著羅姐姐說葉醫生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楚明心,想要挖牆腳,這太難了。

“你怎麼了?”葉凡問道。

“額……冇事,冇事。”金玉桃心跳加速,臉頰微紅,難道是自己的心思被髮現了?急忙說道:

“我給你換新茶吧,都冇味了。”

這時!

張小鳳走過來,腳步有點急促,說道:

“葉醫生,霍總剛剛來電話,楚總得知明月出事,說要來海州,霍總攔不住。”

葉凡愣了一下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唉,本想把小姨子救出來再跟她說的。”

夜色降臨,今夜冇有光,遮天蔽日,下起了秋雨。

冷空氣一下子襲來,很多人開始裹著大雨。

金家一位婦人急匆匆的來到葉凡的房間,敲門進去。

“葉醫生,救命啊!”

葉凡和金玉桃正在閒聊,看向她。

“怎麼了?”

婦人說道:“家主他們昏迷不醒,又被陶家毒害了。”

“什麼?”金玉桃震驚的站起來,臉上充滿著急的神色,說道: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婦人說道:“本來今晚是陶家邀請金家談和的,冇想到居然被下藥了,參與談判的人都昏迷不醒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現在人已經送到醫院了。”

“故伎重演,你們還是中招了。”葉凡歎了口氣,實在無奈。

但他現在不能現身。

金玉桃急忙說道:“人在哪家醫院?”

“離家最近的第三醫院,因為這次的談判還有丁主任、邱慧參與,所以不敢送去第二醫院了。”

“邱慧?”葉凡的腦海中浮現這個浪蕩的女人的模樣。

她還是死性不改。

金玉桃看向葉凡,眼神裡帶著求助。

葉凡還未說話,張小鳳已經開口,道:

“葉醫生不能去,我懷疑這是陶家的一箭雙鵰之計,毒害金家隻是其一,還有一個目的是確認葉凡是否活著,若是葉凡現身,他和李老爺子的計劃就有可能出現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