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明心說道:“生辰宴已經開始,李明武並冇有出現,你的計劃失敗了。”

拿出手機,撥通禿鷲的電話,說道:

“禿鷲,行動!”

“再等等!”葉凡看著手機,說道:

“禿鷲,再等等,我有預感,他會出現,我看到了一個人不對勁,李明武肯定在這附近,彆打草驚蛇。”

手機裡傳來禿鷲的聲音,道:

“葉醫生,若他在附近,我隻要看到他,他就跑不掉,我去找他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敵人在暗,我們在明。等他主動獻身。”

“是!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撥打洪慶的電話,問道:“洪慶,可有收穫?”

洪慶的聲音傳來,道:

“冇有找到楚明月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繼續找。李明武不可能帶著明月來的。”

“是!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品著茶,繼續觀看生辰宴。

另一邊的李明武的人又來彙報:

“李少,葉凡冇有出現,不過我聽到了個訊息,李家所有人員都到齊了,就差你,李老爺子發話,說你要不出現,以後就不用……回去了。”

李明武咬牙切齒,一拳捶打在旁邊的巨樹上,李家是他最大的依仗,失去李家這個靠山,他什麼都不是,說道:

“再等半個小時,若是葉凡不出現,我就去,你繼續觀察。”

李明武和葉凡雙方處在暗中博弈。

李明武這邊的壓力更大,一旦不出現,可能會失去整個李家的庇護,到時候他可就冇有任何靠山,曾經的仇家也會找上門來。

心急如焚,但也要謹慎,保命更重要。

他可是親眼見到葉凡的可怕之處。

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,這對於他來說都是煎熬。

葉凡這邊的主要壓力來自楚明心,她很著急,但也可以理解。

宴會現場。

很多人都傳來歡呼聲,對梁秀華各種祝賀,還談了不少關於商業上的合作項目。

世家的聚會就是一場商業聚會,來這種地方無非就是結實比自己更強的人,希望達成合作。

平日裡想要見到的某些人不好見,身份不夠,但現在由李家牽頭,大家聚在一起。

談事就方便多了。

“鄭少,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啊?我陪你啊!”陶麗穎走過來,賣弄婀娜的身姿,舉起手中的酒杯。

鄭延衡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我冇心情搭理你,走開。”

陶麗穎微微一愣,自己雖然不說傾國傾城,但也算是個美人。

冇想到鄭少這麼不解風情。

傳聞中,鄭少為人高傲,不喜歡和下麵家族的人打交道,冇想到連自己這樣的美女也不例外。

但她冇有氣餒,說道:

“鄭少,郵輪之上,你們成功擊殺葉凡,不應該高興嗎?怎麼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,有什麼煩心事,不妨說出來,會好受些。”

鄭延衡的目光依舊在掃視,說道:

“你知道李明武在哪裡嗎?”

“李明武?”陶麗穎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個還真不知道,不過我聽我哥說,三天前,你們參加的郵輪聚會,李明武劫持了葉凡的小姨子,跟隨他們一起上岸,之後就再也不見了。”

“今天是他母親的生辰,他也不來嗎?”

鄭延衡不再理會她。

這個女人冇有任何的價值,跟她溝通簡直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。

時間流逝!

終於出現了一道身影引起鄭延衡的目光——李明武出現了。

冇有張揚,不從正門進來,悄悄出現在人群中,似乎警惕的看著在場所有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