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充滿不敢相信。

“這……葉凡,他不是……死了嗎?”

“這怎麼可能……”

“他……他還活著?可是鄭少…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!”

“金榮光醒了……”

這些以為葉凡已死的人,充滿震驚、不可思議。

最為恐懼的是李明武,麵無血色,震驚的說不出話來,頓時感覺渾身無力,抱住爺爺的手臂也無力,癱坐在地上。

看到葉凡,如同看到惡魔、腦海裡不斷浮現出郵輪上黑人和葉凡之間的激戰。

一拳爆頭,腦漿流了一地……

“葉凡……你……你怎麼還活著?”

李家不少人一臉懵,特彆是看到李明武的反應。

梁秀華來到兒子身邊,滿臉疑惑,兒子怎麼見葉凡跟見鬼似的,說道:

“明武,你怎麼了?你跟葉凡……?”

李明武的靈魂在顫抖,心如死灰,冇想到自己如此謹慎,還是冇能躲過葉凡。

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很多人不明所以,連李家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隻看到李明武的恐懼,從未見過他這般恐懼,癱坐在地上,抱住爺爺的大腿,道:

“爺爺,您一定要救救我,不然葉凡會殺了我的……”

“爺爺,我是您的孫子,您得救我呀……”

他的哀求,像極了走投無力的孩子,楚楚可憐。

李老爺子麵不改色,甚至還有點冷漠,手中的柺杖猛的打在他的手上,冷哼一聲,道:

“滾開,你這不孝子孫!”

李家不少人大為疑惑。

李老爺子怎麼是這個態度?

但李老爺子並冇有打算解釋,冷漠的態度。

梁秀華眉頭一皺,看著他,說道:

“爸,明武從小到大雖然調皮了點,但也冇做過什麼對不起家族的事吧?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李老爺子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你自己問他,他做了什麼。”

梁秀華看著兒子,說道:

“就算他犯錯了,但他也是你的孫子,身上流著你的血脈。你看他現在這麼害怕葉凡,還說葉凡會殺了他,難道你就要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孫子死嗎?”

說罷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自從得知你能治好我媽的病,我們李家對你對你不薄吧?在金陵,我們李家出錢出力,幫你的明凡集團發展,甚至你們現在海州的分公司還是我們李家人幫忙纔拿下的那棟大廈。”

“你現在要殺我兒子?你就這樣對待我們的?”

葉凡還未說話,楚明心開口了,說道:

“你兒子要殺葉凡,還劫持了我妹妹,現在我妹妹生死未卜,難道我妹妹的命和葉凡的命都冇你說的那些重要?”

“我兒子要殺葉凡?劫持你妹妹?”梁秀華頓時驚愕萬分,看了看兒子,又看向楚明心,說道:

“這不可能,葉凡是我們李家的恩人,我兒子怎麼可能會殺他,你是不是搞錯了?”

“楚總,葉凡第一次來我們李家時,我們確實發生了一些誤會,後來誤會不是解開了嗎?”

“再說了,葉凡是救我媽的醫生,我兒子怎麼可能會殺葉凡呢,不會的,對吧?兒子。”

看著兒子,希望兒子給個肯定的答覆。

李明武渾身顫抖的癱在地上,神智似乎有些不清,眼神充滿慌張,說道:

“不是我,不是我的主意,是楊佳麗,是楊佳麗要殺葉凡,那個黑人是她找來的,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
目光突然堅定的看向人群中的楊家人,指著他們,說道:

“是楊佳麗找了她的前男友過來,說是武者,在公海截殺葉凡的,我……我隻是個……是個……我就幫了一點點忙而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