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梁秀華頓時就感覺到不妙。

最近兒子和楊佳麗走得很近,甚至楊佳麗還喊她媽,成雙入對,冇想到居然把兒子給牽連了。

這話一出。

不少人看向楊金福等楊家人。

楊家人愣住了,臉色陰晴不定。

葉凡看過去,嘴角微微一揚,帶著一抹冷意,緩緩的說道:

“楊家的賬,等會兒再算,現在先算你的。”

盯著李明武,抬腳,踩在他的五指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李明武撕心裂肺的嘶喊。

梁秀華急忙上前,想要推開葉凡的腳,可葉凡卻穩若泰山,根本推不動,她著急的看向李伯鬆,大聲喊道:

“你是死人嗎?冇聽到你兒子的慘叫嗎?”

李伯鬆對於兒子和楊佳麗聯手想要殺葉凡的事是知曉的,之後他也反覆確認,確認葉凡已死。

葉凡的出現,讓他非常震撼。

隻是鄭延衡的做法讓他有些意外。

聽到老婆的呼喊,趕緊想要幫忙推開葉凡的腳。

兩夫妻拚儘全力,都不能推動葉凡的腳半分。

地板上已經有血跡溢位,五指被踩出血。

嘭嘭……

葉凡一腳踢飛,將兩人踢開,收回腳,盯著李明武,說道:

“我小姨子在哪裡?”

李明武看著他,滿臉恐懼,鼻涕都流下來了,兩行清淚落下,道:

“葉凡,你不能殺我,你不能殺我,我若死了,楚明月也活不成。”

“我已經給我的人說了,如果我死了,立即殺了楚明月,所以你不能殺我……”

嘭!

葉凡一腳踢向他的胸口,將他踢飛,重重的砸在柱子上,發出慘叫,嘴角溢血。

這還不夠,心中怒火難泄!

走過去。

突然一個人攔住了,是李明輝。

他站在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葉凡,夠了。你小姨子,我會讓他交出來,你下手這麼狠,他會死的,難道你還真想殺了他不成?”

葉凡眼眸露出寒光,道:“殺他又何妨?”

“你……”李明輝冇想到他這麼硬核,說道:

“你雖然是能治好我奶奶,但你若殺了李明武,我李家同樣是失去一個人,我奶奶老了,李明武還是個年輕人,我們會選擇李明武。若是冇有了奶奶,你覺得我李家還這樣縱容你嗎?”

“你要想清楚,這是我們李家的地盤,你不過是來自小小的金陵,想要跟我李家抗衡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李明輝是李伯岩之子,和李明武是堂兄弟,兩人在家族中算是感情最好的兩兄弟。

穿著一條褲子長大,也不忍心看著李明武被葉凡打死。

梁秀華夫婦也急忙攔截過來。

“葉凡,你仗著擁有可以治好我媽的病,就這樣在我李家胡作非為,我不允許,我兒子還年輕,如果要選擇,我們李家選我兒子。”

梁秀華伸出雙手,攔截,道:

“如果你願意放過我兒子,我李家願意用其他方式報答你,當然,也會讓明武把你小姨子安全送回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葉凡笑了,笑得很大聲,說道:

“你們還真是可笑,還有人想要為李明武求情的嗎?儘管站出來。”

李家不少人低著頭,冇有人站出來。

葉凡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看樣子,是冇有其他人求情了。”

轉身,看向李老爺子,說道:

“你們李家誰說了算,我想應該是李老爺子吧?”

“梁秀華,你往年的生日宴有這麼大的排場嗎?邀請這麼多人來給你祝福,你不會真的以為自己多麼了不起,打動了老爺子,他纔給你安排的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