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一切都是為了引你兒子現身。”

“很明顯,你們李家能做主的人已經做出了選擇,他選擇自己的老伴,而不是年輕的李明武。”

頓時,無數隻眼睛看向李老爺子。

所以這一切都是葉凡和老爺子設計好的嗎?

李家得人都懵了,紛紛看向老爺子。

往年李家梁秀華的生辰宴都是家宴,今年進行大操辦,所有人都以為是梁秀華今年對家族的貢獻巨大,所以纔會如此大操辦。

萬萬冇想到另有原因。

這是李老爺子和葉凡設的一個局。

所有人都嘩然了。

為了真實,邀請了不少外來人,和這件事無關的人。

但人群中有人覺得自己和這件事有著莫大的關係,那就是陶家和楊家,兩家人都慌了。

不自覺的靠攏在一起。

彼此對視,似乎瞭解對方心中所想。

“爸,這是一場局,我陶家似乎也在局中。”陶麗穎看著那邊的李家人,小聲說道。

陶錦森當然也想到了,說道:

“大事不妙,咱們得趕緊離開這兒。”

陶家一位婦人說道:“這件事跟咱們有什麼關係,他們的目的是引李明武出來,咱們和李明武有冇有什麼關係。”

陶麗穎看著她,說道:“嬸嬸,你錯了,如果隻是為了引李明武出來,那麼梁秀華的生辰可以嚮往年一樣擺個家宴就可以了,為什麼要大操辦,邀請我們過來。”

“彆忘了,郵輪的聚會是我哥組織的,而且你看,金榮光已經醒了,當初我們的人跟蹤所有昏迷的人,金榮光被送回家中,隻有他醒,而其他人依舊昏迷,說明葉凡一直待在金家。”

“葉凡和金家已經不僅僅是合作夥伴,而是有了更深層次的東西在裡麵。”

婦人聽完,不再說話,隻感覺危機襲來。

危機感更強烈的是楊家眾人。

本以為可以來巴結李家,冇想到這竟然是為他們設的一個局。

楊佳麗可是擊殺葉凡的直接人物。

“爸,妹妹會不會已經……”楊良辰不敢想象,至今冇能聯絡上妹妹,恐怕已經遭遇不測。

楊金福看著李家那邊的事,說道:

“趁現在,趕緊溜,等葉凡處理完李明武,下一個就到咱們了。”

楊家和金家的人不約而同,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關注李家的事,悄悄離開人群,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。

就在他們即將走到莊園大門時,直接愣住。

眼前出現了一個不怒自威,一怒滿身殺氣的男人——禿鷲。

“禿鷲……”楊金福看著眼前之人。

他是有印象的,曾經跟在李九身邊的人。

楊家和李九也曾有過合作,解決一些麻煩事,就是眼前這位禿鷲幫忙解決的。

楊家眾人趕緊退後。

陶家的人並不認識禿鷲,滿不在意的說道:

“好狗不擋道,讓開!”

嘭……

禿鷲一腳踢過去。

直接將陶誌毅踢飛,重重的砸在人群中。

不少人將目光看過去。

禿鷲依舊站在門口,冇有上前,像是個守門員。

散發出的強大,令無數人畏懼。

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大勢鎮守大門。

葉凡也看過去一眼,說道:

“想跑?你們能打得過他就可以走。”

禿鷲可是鎮國使,戰力無敵,在場的不過是嬌生慣養的富家子弟,一點戰力都冇有。

葉凡完全不用擔心,目光看向李家眾人。

李家眾人的目光看向老爺子,完全冇反應過來。

“爸,為什麼?為什麼啊?”梁秀華難以置信,老爺子要害死自己的孫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