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家的人徹底懵了。

江南省第二大家族的鄭少實在對一個小地方來的醫生唯命是從嗎?

這恭敬的態度簡直跟之前麵對李家眾人的傲慢和霸氣截然相反。

剛出現的轉機,就這樣倒戈了?

“鄭少,你……你冇事吧?你……”梁秀華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走上前,問道。

“滾!”

鄭延衡憤怒的發出咆哮,嚇得她的魂都要飛了。

李家眾人都傻了。

梁秀華連連退後幾步,靈魂都在顫粟。

李伯鬆想要說話,但卻始終不敢說出來,老婆就是前車之鑒,他不敢冒犯。

葉凡很平靜,看著鄭延衡,緩緩說道:

“我對你的要求是什麼?”

鄭延衡恭敬的說道:“救出您的小姨子,把李明武綁到您麵前來。”

葉凡又說道:“我給你多長時間?”

“三天!”

“你的記性很好,今天是最後期限,如果不能救出我的小姨子,你知道什麼後果吧?”

“知道,我知道!”

高傲的鄭延衡就像是一隻溫順的小狗。

令在場所有人都驚掉下巴,難以置信。

在他們的印象中,鄭延衡可是心氣極高,都不屑於和下麵的家族打交道,今天卻對一個來自小地方的醫生這般唯命是從。

到底是為什麼?

“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鄭少嗎?”

“鄭少這態度,為什麼啊?”

“這葉凡到底是什麼人啊?誰能給我科普一下。”

“不知道,我隻知道他是個醫生。”

……

眾人紛紛猜測,都猜不到鄭延衡如此懼怕葉凡的原因。

葉凡看了一眼李明武,說道:

“你已經做到第一件,我等你做到第二件,他交給你了,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,我要看到我小姨子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“是,我保證能做到。”鄭延衡彎腰,點頭。

葉凡轉身,看向那邊正在和禿鷲博弈的楊家和陶家,想辦法出去。

硬拚是出不去了。

他們已經打電話喊人。

這邊的李明武交給鄭延衡,他走過去那邊。

看到楊良辰和陶家一些不怕死的年輕人想要硬闖,都被禿鷲打得鼻青臉腫,毫無還手之力。

“怎麼樣?能出去嗎?”葉凡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陶麗穎來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葉凡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陶家和你冇有任何矛盾吧?”

葉凡的目光看向陶誌毅,說道:

“那場聚會是你組織的吧?也是你給鄭延衡、李明武泄露我的行蹤吧?”

陶誌毅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他們想要看名單,我也不知道他們要對付你,我不知情。”

葉凡笑了笑,目光看向陶錦森,說道:

“陶總,聽說你覺得我礙事,想要我死,是嗎?”

陶錦森還算鎮定,說道:

“葉凡,你說話要有證據,我們素未蒙麵,無冤無仇。”

金榮光站出來了,掏出一隻錄音筆,說道:

“陶錦森,你要證據嗎?我們談判的時候,你說過的話,你冇忘吧?”

陶錦森愣了一下。

當初他確實炫耀的說葉凡已死,而且是被他們去鄭家請出天師府的道士弄死的。

談判的過程中,金榮光拿著的就是這支筆,他冇想到這竟然是隻錄音筆。

“金榮光,你……你居然錄音了?”

金榮光冷笑,說道:“跟你們這種陰險的人接觸,總要留點心眼,不然會吃虧的。”

葉凡看著他,道:“你還有什麼話要說?”

陶錦森盯著他,眼眸變得冷漠起來,說道:

“葉凡,冇想到你的命還真大,天師府的人都殺不了你,不過我很好奇,你是如何讓鄭少當你的狗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