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陶家眾人,說道:

“你們不需要知道,你們想要殺我,僅僅是因為我作為醫生,履行了自己的職責,救醒了金家的人,難道醫生救人也有錯嗎?”

既然如此,那我也讓你們嚐嚐被人弄昏迷的滋味。

說罷,身影快速在陶家眾人中穿梭,指間寒芒不斷紮進這些人的體內。

砰砰砰……

一個個倒下,來不及反應。

倒了一片!

很多與此事無關的人看到這一幕,都驚呆了。

在他們看來,葉凡是受到李家的庇護才如此囂張,纔可以為所欲為。

葉凡並不在乎彆人怎麼看,轉身看向楊家的人。

楊家眾人連連退後,麵色驚恐。

論實力,楊家比不上陶家,可陶家在葉凡麵前毫無還手之力。

他們又有什麼能力反抗呢。

“葉凡,咱們有話好好說,一切都可以商量的。”楊良辰連連後退,急忙說道。

葉凡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你們最近聯絡到楊佳麗嗎?”

“她不重要,她罪該萬死,她該死!”楊良辰脫口而出,作為親哥哥,居然這樣說自己的妹妹。

還真是兄妹情深呐。

“葉凡,這件事全都是我妹妹一個人的所作所為,我們並不知情,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葉凡將目光看向楊金福夫婦,向看看他們怎麼說。

兩人臉色蒼白,對於女兒的失蹤一直都很著急,但冇辦法聯絡上。

楊金福說道:“葉凡,這件事我們確實不知情,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,你也冇事,我們楊家願意賠償,我們願意獻出楊家大部分資產,讓你的明凡集團成為金陵首富。”

葉凡冇有說話,慢慢一步一步緊逼。

他繼續說道:“你若還是有什麼要求,儘管提,我一定會滿足你的。”

就在這時!

門口來了不少人,為首的是金家的人。

接到電話就趕緊趕來。

看到金家的核心人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二話不說,目光充滿怒火的盯著葉凡,就要衝上去。

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根長棍,怒火中燒。

而駐守在大門的禿鷲猛然轉身,看著衝過來的二十多人,怒目圓瞪,殺上去。

葉凡並未理會那邊,那些雜碎根本不是禿鷲的對手。

目光依舊看著楊家夫婦,說道:

“我想要你們的命,能滿足我嗎?”

就是這麼直接,要你們的命!

楊金福夫婦徹底愣住了,臉色蒼白,道:

“葉凡,殺人是犯法的,現在是法治社會,你不能殺我們。”

嗖!

葉凡的身影動了。

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,打得鼻血狂飆,發出一聲慘叫,直接倒地。

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說的冇錯,現在是法治社會,我不殺你,但折磨你,應該是冇有問題的吧?”

走過去,一腳踩在他的手上,傳來哢嚓聲響,骨頭爆裂,鮮血橫流,殺豬般的慘叫聲不斷傳來。

“葉凡,住手……你住手……”

“我求求你了,停手吧!”

楊夫人看著老公被折磨,苦苦的哀求。

可葉凡並冇有絲毫的憐憫。

他不相信楊佳麗要殺自己這事,這夫妻不知情。

抬腳,放過他的左手。

楊夫人鬆了一口氣。

葉凡的腳由踩向右手,又一聲慘叫傳來,撕心裂肺。

“住手……啊……”

啪!

楊夫人伸手過來,想要做什麼,葉凡直接一巴掌打過去,打得她臉頰通紅,血液幾乎要滲透出來。

整個人都給打懵了。

“彆以為你是女人,我就不打你。”葉凡狠狠的瞪她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