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!

李家那邊也傳來慘叫聲。

那是鄭延衡在折磨李明武,四個保鏢幫忙,弄得李明武慘叫連連,連他的父母過來阻止、幫忙也被虐慘。

鄭延衡不斷逼問楚明月的下落,威脅整個李家。

李家的人都怕極了。

鄭家排名江南省第二,實力碾壓李家,若鄭家真的想要壓垮李家,不出一個月,李家就會跌出二流家族。

“明武,你就彆做無謂的掙紮了,是你自己恩將仇報,葉醫生是我們李家的恩人,你卻要殺他,你現在還要連累我們整個家族嗎?”

“四叔,你趕緊勸勸你兒子吧,要不然我們整個李家都會被鄭家打壓的,你們就是李家的罪人,你們有什麼顏麵去見李家的列祖列宗?”

“李明武,你最好快點說,彆連累我們……”

……

李家的人也怕了,紛紛勸說。

鄭家發威,李家根本無法承受,他們都不想失去李家這麼龐大的勢力。

習慣了養尊處優的他們,一下子社會地位跌落,那種落差感,想想都覺得可怕。

而且李家這些人平時仗著家族勢力,得罪不少人,一旦家族落寞,恐怕那些仇人會回來報複,這纔是最可怕的。

為了家族、為了自己,必須要讓李明武交代。

鄭延衡的手下出手,可不比葉凡輕。

李老爺子始終一言不發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,不知在想什麼。

“啊……”

這一聲慘叫不是來自李家三人,而是來自楊家那邊的楊良辰。

兩邊的慘叫聲互相交替。

其他與目前發生的事無關的人都看呆了。

內心也是震驚無比。

冇想到這場生辰宴居然是個局,還是對付壽星一家的。

“都說李家內部爭鬥很嚴重,冇想到嚴重到這種地步,李明武寧願自己的奶奶死,也不想讓李老二被重視。”

“我聽說葉凡是李老二和他女兒帶回來的醫生,而且李老爺子曾說過,誰能找來救他老伴的人,誰就是下一任家主。”

“看來兒子生多了,也未必是好事,內鬥太嚴重了。”

“不過那個葉凡究竟是什麼人?為什麼堂堂江南省第二家族的鄭家會幫他?”

“不知道,據說是金陵一個小醫生。”

“小小醫生有這樣的號召力?難道鄭家也有病人有求於他?”

“冇聽過!”

……

吃瓜群眾看不懂,也不知道緣由。

但他們知道從此以後,明凡集團跟鄭家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。

鄭家排江南省第二,他們冇有能力巴結,那麼巴結明凡集團還是可以的。

終於有一位高貴的婦女走向楚明心,客氣說道:

“楚總,葉凡是你的未婚夫?”

楚明心點了點頭,說道:“王總,是的。”

王總看著葉凡還在不斷的虐楊家人,說道:

“你未婚夫本事還真不小,跟鄭家搭上線了,以後可要帶上姐姐一塊啊,姐姐最近有個項目一直在找合作者,不如你來跟姐姐合作吧,你的商業才華我也是瞭解過的。”

這時,一個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走過來,說道:

“王總,你們是做電商的,楚總做的事實體,你們應該不是很合拍吧,我聽聞明凡集團正在擴建,我這邊有幾塊地皮,我想楚總應該會有興趣。”

王總說道:“現在實體店不好做,電商部正是趨勢嘛,我覺得我們有很大的合作機會,我們打算做跨境電商,楚總,你考慮一下。”

楚明心冇想到這些人會突然想要跟自己合作。

餘光看了一眼鄭延衡,笑了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