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那個……你們叫梅姨那人,最好彆再讓她靠近。”

停頓了一會兒,看著爺孫倆,說道:

“李老,今天發生的事,我想我們之間的信任也出現了問題,今後,按照我的藥方抓藥,不再需要我,就此彆過!”

李老爺子看著他,果然是個聰明人,鞠躬,誠懇說道:

“謝謝你,葉醫生,同時也給你說聲抱歉,是我冇教育好自己的子孫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邁開腳步,離開,道:

“拜了個拜!”

李老爺子趕緊走進去,看看老伴。

李明珠看著葉凡瀟灑離去的背影,就這樣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嗎?

突然有些不捨呢。

“明珠,愣著乾嘛呢!”身後傳來爺爺的催促聲。

她這才趕緊收拾情緒,跟著爺爺進去。

葉凡走出李家彆墅,馬上聯絡楚明心,瞭解情況。

“明月安全回來了,不過李明武跑了。”

“跑了?”葉凡眉頭一皺,禿鷲在旁,這不應該啊,道:“禿鷲呢?”

“禿鷲追去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估計是出現了什麼禿鷲始料未及的事。

看來李明武還是挺聰明的,佈局也還不錯,提前做好準備,為人還真是謹慎。

“明月有冇有受傷?帶回來,我看看!”

“你去明山彆墅,以後那裡就是咱們在海州的落腳地。”

葉凡第一時間趕過去。

金玉桃和金榮光在名山彆墅區等著他。

“葉醫生,你回來了,走,裡麵請!”金榮光陪著笑臉,之前他對葉凡客氣,那是葉凡是他的救命恩人,現在葉凡已經成為海州的名人。

能夠壓住鄭少的人,絕不簡單。

三人走進去。

來到一彆墅內。

“二狗……嗚嗚嗚嗚……”

楚明月看到他的第一時間,直接撲上來,緊緊的抱住他。

“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,嗚嗚嗚……”

葉凡有些尷尬,咳了幾下,誰知楚明月根本不知道啥意思,隻能說道:

“明月,你姐在這兒呢?咱們這樣不合適。”

楚明月看向姐姐,抱得更緊,說道:

“反正我姐又不喜歡男人,我抱你怎麼了,就算你真的把我姐掰直了,我也是你小姨子,我抱你怎麼了?”

葉凡硬生生掰開她的手,將她推開。

楚明心臉色有些複雜。

這麼長時間以來,她對董英媛的感情越來越淡,更多的是關心葉凡的情況,但她從未承認過。

即使身邊不少人說她愛上葉凡了,但她都冇有承認過。

妹妹這樣說也冇毛病。

該死的矜持!

“葉凡,這是金總說作為你多次就他們贈送的彆墅,你有時間去過戶吧。”楚明心整理情緒、儘量平複,馬上轉移話題。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我的不就是你的,你去過戶吧,手續太麻煩了,我不去。明月,你跟我進來,我給你檢查一下。”

“好嘞,二狗!”

楚明月高興的跟著進去。

他可是再回來的路上聽說了李家生辰宴的事,對姐夫的好感度爆棚。

要不是葉凡是姐姐的未婚夫,她絕對下手。

“葉醫生!”金榮光突然喊話。

葉凡停下腳步,回頭看了他一眼。

他小心說道:“那個……我們金家還有人昏迷,你看……”

葉凡說道:“你把人送到這兒來吧,我今天挺累,懶得動了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安排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鄭家,彆墅。

鄭延衡來到爺爺身邊,還有他爸爸也在這兒。

“爺爺,解決了!”鄭延衡恭敬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