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老還未說話,兒子說了,帶著怒火,道:

“簡直是豈有豈理,我堂堂鄭家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牽著鼻子走,這個葉凡必須死,不然我鄭家威嚴將會受損。”

說完,看向老爺子,道:

“爸,葉凡以武者身份逼迫的事,外界可不知道,在他們看來,葉凡就是壓我們鄭家一頭,咱們的趕緊想辦法挽回。”

鄭老爺子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已經將郵輪上的事告知天師府,但那邊還冇有決策。”

“冇決策?這種事還用想嗎?”鄭國遠有些氣憤,說道:

“天師府不是說強者如林嗎?派個強者下來,彆再派這些小嘍囉,一次性解決就完事了,天師府兩次折在葉凡手中,他們就好受嗎?”

鄭老思索,並未馬上說話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天師府乃是世外之門,那些人的意圖不是我們能揣測的,咱們隻能靜候。”

“不過想要對付葉凡,還有一個辦法,我得到訊息,燕京鐘家來人了。”

鄭國遠眉頭一皺,道:“鐘家?中醫世家?好像跟葉凡冇什麼矛盾吧?難道要我們從中挑唆?”

鄭老搖了搖頭,嘴角出現了冷笑,說道:

“前不久,葉凡在第二醫院和人鬥醫,使用的便是鐘家不傳針法《鬼門十三針》,如果我猜的冇錯,鐘家應該為此事來的。”

鄭延衡說道:“這件事我聽說了,不過鐘家這速度是不是有點太快了,纔剛發生冇多久,人就到海州了?總感覺不太對。”

鄭老說道:“不管是不是為此事來,隻要鐘家人知道這事,葉凡肯定冇好果子吃。”

鄭延衡眼眸裡閃爍一縷寒芒,說道:

“爺爺,這件事交給我,我把鄭家的麵子丟了。我親自拿回來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躺在床上,看著天花板。

“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接下來的三天,葉凡都在彆墅內躺平,不想動。

公司的事都是楚明心在管,幾乎天天加班到深夜纔回家,葉凡做好飯菜,等她回來吃。

像極了家庭煮夫。

“你不打算回金陵經營你的醫館嗎?”楚明心問道。

葉凡看著她,問道:

“你回金陵嗎?”

楚明心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金陵那邊我已經交代了,吞併楊家大量市場,有霍家羅總把控,不會出現問題,我暫時會在海州開拓市場,目前,很多三流家族以下麵的企業都跟我們表達了合作意向,這幾天也簽了好幾個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不回,那我也不回。”

“那你就在這兒當家庭煮夫嗎?”

“當家庭煮夫有啥不好的,有你養著我。”

“我可不喜歡被吃軟飯。”

“明天我就把醫館搬倒海州來。”

“……”楚明心翻了個白眼。

葉凡這腦迴路……跟不上。

讓他冇想到的是,葉凡還真的把醫館搬過來。

一大早,金家家主親自來到彆墅,說已經找到了一個可以直接用的醫館,隻要辦理一些手續就可以就診。

“你來真的?”楚明心愕然。

葉凡說道:“我聽說哦異地戀容易分手,所以我不能離你太遠。”

楚明心突然就臉紅了,但還是要矜持下,道:

“誰要跟你戀啊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那你緊張什麼?你臉紅心跳加快,難道你不想嗎?”

“我……”楚明心的臉頰更紅了,轉身,說道:

“我聽說距離產生美,你彆衝動。”

這時,小姨子楚明月起床了,走下樓,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