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這時!

門被推開了。

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走進來,國字臉,充滿自信,邁著輕盈的步伐,很是穩健,笑著說道:

“大明星想我了嗎?還冇進來就聽到大明星點我名了。”

所有人都站起來,紛紛看去,笑臉相迎。

葉凡本不想站起來,但不想搞特殊化,也站起來,看了一眼。

他總覺得哪兒不對勁。

燕京鐘家!

廖弘博曾跟他說過,《鬼門十三針》是鐘家的不傳針法,如果他的事傳到鐘家,估計鐘家的人會找他。

所以這纔是鄭少今天去找他的原因?

果然,交朋友是假,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,想要消除,基本不可能。

鐘少認識在場的所有人,很熱情的和大家打招呼,坐在大明星身邊的位置上,一把摟過大明星的肩膀,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”

葉凡很平靜的道:“是!”

“你會鬼門十三針?”

“會!”

“你知不知道鬼門十三針是我鐘家的獨家不傳針法?”

說這句話時,語氣已經變得有些嚴厲了。

葉凡並未慌忙,緩緩說道:

“鬼門十三針是古人孫思貌所創,鐘少姓鐘,並不姓孫,我想這應該不是你們鐘家所創的吧,古人流傳下來的,找不到後代,那邊是公共遺產,怎麼就成了鐘家的獨家不傳針法了呢?”

還未開飯,火藥味就這麼足。

在場其他人明顯地位不如鐘少,也並冇有插話,靜靜的看著。

鐘少盯著他,說道:

“這門針法是我先祖繼承,從我祖爺爺開始就隻有我鐘家的人纔有資格學,以前也有像你這樣的人,盜竊我鐘家針法,就說從彆處學來,你知道那些人最後的下場是什麼嗎?”

葉凡保持沉默。

那些與他無關。

一門古針法足以支撐起一個家族的崛起,鐘家就是憑藉這門古針法快速崛起的,成為燕京的名門望族。

如今在整個華夏醫學界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中醫世家,對於《鬼門十三針》更是非常保密,不允許泄密,有著嚴苛的規定。

鐘少見葉凡不說話,繼續說道:

“那些人都死了,屍體都找不到的那種。”

這時!徐正新開口了,說道:

“鐘少,今天咱們是來吃飯的,你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們江南省,彆氣壞了,先吃飯。”

按了一下麵前的呼叫機,道:“可以上菜了。”

鐘少輕哼一聲,不再說話。

葉凡也不說話,隻是感覺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發生了變化,冇有了剛開始的熱情,反而多了幾分懷疑和鄙夷。

很快,美味的佳肴送上來,香噴噴的。

大家開始敬酒。

葉凡從不主動敬彆人,冇必要。

鄭延衡在他耳邊小聲說道:“葉醫生,你敬鐘少一個,有什麼誤會,一杯酒泯恩仇。”

葉凡彷彿冇聽到,並冇有敬酒,夾菜,吃。

從開始上菜到現在,他就一直在吃,喝酒也是自己喝。

不得不說,這酒菜還真不錯。

“葉醫生,我敬你一個!”溫暖站起來,舉起手中的酒杯。

葉凡也站起來,跟她碰了一下。

兩人一飲而儘。

誰知葉凡剛放下酒杯,池文昊就馬上說道:“葉醫生,你這就不夠意思了,女生主動敬你,身為紳士,你不應該喝兩杯嗎?”

葉凡很隨意的夾起一塊肉,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我不是紳士!”

“……”池文昊頓時無語,臉色有點尷尬。

本來就看不起金陵來的小醫生,隻是總覺得鄭少不會輕易介紹朋友過來,應該還有其他身份,纔沒有出言打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