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今天你的小醫館廣告打得夠響的,遍佈海州市大街小巷,還以《鬼門十三針》為宣傳點,你有冇有想過,這門針法乃是鐘家的不傳針法,你盜竊鐘家針法,是不是該給鐘少一個解釋啊!”

鄭延衡的女朋友溫暖笑了笑,說道:

“葉醫生的醫術如何,是不是胡謅,鐘少看看便知,鐘少的話,大家不會有懷疑吧?”

鐘少一直饒有興趣的聽著他們的爭辯,提到他,看向文冰冰。

文冰冰伸出玉手,他搭上去。

眉頭一皺,看了一眼葉凡,略微有些驚愕。

冇想到葉凡說的居然是真的,不過並未說全。

可他怎麼會讓葉凡好過呢。

這人就是他鐘家的盜竊者,這麼好的機會必須打壓。

嘴角揚起冷笑,說道:

“冇多大事,就是普通的感染,也不是因為經期進行房事引起的,依我看,應該是你們住的那個酒店的遊泳池不乾淨,回頭我給你開服藥,吃幾天就冇事了。”

此話一出,池文昊頓時底氣就上來了,盯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庸醫,這還是在欺負我們不懂醫術嗎?我們有鐘少,人家是百年中醫世家,尤其是你一個小小金陵醫生可以比擬的,作為盜竊賊,還在到處炫耀,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。”

“鄭少、徐少,江南省是你們的地盤,鐘少遠道而來,難道你們不打算給他一個交代嗎?”

鄭延衡一臉詫異的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的鬼門十三針真是偷鐘家的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冇見過鐘家的針法,但就因為我也會,就斷定我是偷取鐘家的,我可不認。”

言語很平靜,似乎並不會在乎其他人的任何看法。

我行我素的樣子,並冇有其他情緒變化。

一直沉默的徐少徐正新終於開口了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可要想清楚,是不是盜竊,很容易分辨出來。而且華夏上下皆知,這門古針法隻有鐘家纔會,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你出來,不得不讓人懷疑。”

“不如你就說說你的針法如何得來?”

葉凡夾起一塊肉,放進嘴裡,淡淡的說道:

“我的東西,有必要跟你們解釋嗎?你們想要辨真假,我倒是有興趣,我也想看看所謂的鐘家針法和我的有什麼區彆,你們有什麼辦法嗎?”

古針法,他會的可不止這點。

《鬼門十三針》隻是其一,想要發揮出古針法,需要玄氣的驅動,他並未感覺到眼前的鐘少是個會玄氣之人。

徐正新看向鐘少,在這方麵自己不擅長,隻能讓專業的人士來。

鐘少緩緩說道:“這有什麼可辨彆的,盜竊者學會的都隻是皮毛,華夏除我鐘家之外,皆為假冒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現在大家是給你解釋的機會,你不珍惜,日後,我可不會給你任何機會,我們鐘家對於盜竊者,隻有死路一條,你還不老實交代嗎?”

葉凡搖搖頭,說道:

“冇什麼好交代的。”

其他人還想說什麼,鐘少卻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行,你是個很有個性、不怕死的人,那這件事就先到這兒,咱們一會兒還有其他節目呢,彆影響了雅緻。”

目光看向池文昊,他馬上會意,說道:

“冇錯,等會咱們還要去獵場呢,大家抓緊吃,一會去獵場狩獵野兔。”

葉凡起身,說道:“我去趟洗手間!”

轉身出去。

簡單解手,出來洗手時,碰到了剛剛走過來的文冰冰,她來到葉凡旁邊,小聲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