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一躍上馬,看著她,說道:

“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其他本事嗎?你很快就看到了。”

文冰冰眉頭一皺,滿腹疑惑。

葉凡慢悠悠的讓馬走著,而不是跑起來,他需要先適應騎馬的平衡感,慢慢掌控節奏和技巧。

文冰冰看到這一幕,直接無語。

你連騎個馬都不敢讓馬跑起來,你還說讓我看你的本事。

“駕!”

她也策馬奔騰,衝進樹林中。

大家很快消失在樹林中。

噠噠噠……

獵場內,一個個高高的燈光亮起,照耀著整個獵場,隻有一些樹葉遮擋纔會有陰暗的地方。

裡麵時不時的傳來激動的歡呼聲。

已經有人射殺到兔子。

葉凡逐漸適應騎馬,讓馬走的快一點,掌握平衡感,說道:

“原來如此,雖然有些顛簸,但隻要掌握了節奏,跟馬的起伏一致就可以了。”

“馬兒,走起!”

馬匹跑起來了。

衝進叢林中。

很快掃視到一隻兔子,躲在草叢裡,手持弓箭,拉滿弓,射過去。

居然不中!

“我丟,我拿手仍都比這準!”

葉凡直接無語。

如果是用手扔,肯定會中。

兔子已經跑進草叢裡。

繼續尋找兔子。

突然發現馬兒的腳下就有一隻一動不動的趴著。

“這麼近,再不中就天理難容了。”

拉弓,瞄準!

嗖……

危機襲來,左邊一根箭羽極速射來,目標不是馬兒下的野兔,而是他本人。

眼眸一凝,盯著射過來的箭羽,破風呼嘯。

這次是他們的真實目的嗎?

目光逆著箭羽射來的方向看過去,隻看到池文昊快速馳馬離開,嘴角滿是冷笑。

身體快速往後躺下,箭羽從上方穿過。

趴在馬兒下的野兔也被驚走。

葉凡看了看箭頭,鋒利尖銳,可殺人。

抬頭看了看夜空,繁星稀疏,並不是很多,大片黑雲。

突然一陣秋風襲來,有些微冷。

他的血液卻沸騰起來,嘴角微微揚起,輕聲說道:

“既然你們把我當成獵物,那你們也會成為我的獵物,不管你們來自什麼首富家族,在我麵前,人人平等!”

“駕!”

駕馬離開此地,目光不在尋找野兔,而是尋找那些人。

嗖……

後方一根箭羽破空而來,帶著寒光,直指葉凡。

葉凡那手中弓一掃,打掉。

那邊傳來鐘少的聲音,道:

“喲,葉醫生,怎麼是你啊,不好意思,看來我的技術確實落後了太多,太久冇練了,你冇事吧?”

葉凡露出詭異的笑容,拿起箭羽,裝弓,拉滿弓,對準鐘少,說道:

“鐘少,我冇事,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有事?”

鐘少臉色冷漠,道:“葉凡,你什麼意思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第一次射箭,技術很爛的,兔子太小,不好瞄準,我想看看更大點的目標,鐘少,你願意成為我的獵物嗎?”

鐘少有點怕,手中的弓猛地打在馬屁股,匆忙駕馬離開。

呼……嗖!

他剛剛離開,葉凡手中的箭羽就射中了他原來位置的大樹上。

箭羽深深的射入大樹。

他回頭一看,額頭不覺間冒出了冷汗。

耳邊還傳來葉凡的聲音,嬉笑的聲音:

“哎呀,我這該死的技術太爛了,鐘少這麼大的目標都射不中,該死!”

聚燈光下,整個獵場都是明亮的,隻有樹下纔會有陰暗的地方。

七個人騎著馬,手拿弓箭,尋找兔子。

但有些人的目標已經不是兔子,而是葉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