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少全名鐘成震,剛剛被葉凡射了一箭,已經徹底怒了,策馬躲開,心中僥倖和暗喜。

找到池文昊,說道:

“媽蛋,葉凡剛剛朝我射箭,還要我躲得快。”

池文昊和女朋友文冰冰在一塊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難道他已經知道我們這場狩獵的目標其實就是他了嗎?我剛剛也朝他射箭了,可惜被他躲過去了。”

鐘成震很生氣,說道:

“反正他已經知道了,那我們就不必藏著掖著了,馬上通知其他人,全力擊殺他。敢盜竊我家針法,此人必須死!”

池文昊拿出手機,馬上給其他人發資訊過去。

鄭延衡一直都知道計劃,此刻他躺在馬兒上,任由馬兒吃草,也不射兔子,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資訊,丟在地上,悠閒得很。

“籲——”

女朋友溫暖過來了,看到他很悠閒的樣子,說道:

“延衡,你在乾嘛呢?池文昊說要正麵擊殺葉凡,你不動嗎?”

鄭延衡坐起來,說道:“溫暖,這場獵殺,咱們不參加,坐山觀虎鬥也挺好的。”

溫暖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什麼意思?這葉凡可是你帶來的,他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啊?今天在飯桌上,他那麼剛,連鐘少的麵子都不給。”

鄭延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彆說鐘少,恐怕鐘少的老爸在他麵前,他也不會給麵子,他很強的,我鄭延衡可不是什麼人都會交,這次的獵殺行動註定會失敗,而且鐘少等人肯定會受傷,甚至死了,我一點都不會覺得意外。”

溫暖頓時驚愕。

男朋友把葉凡說的太神了,也不說原因,總感覺很神秘。

滿腹疑惑。

“在場的都是來自大家族的人,鐘少更是燕京中醫世家的子弟,葉凡有這個膽殺人?延衡,你就彆跟我賣關子了,這葉凡究竟有什麼特彆之處。”

“如果鐘少他們出問題了,咱們也有責任的。”

鄭延衡笑了笑,說道:“咱們不過是同夥一起出來玩的,能有多大的責任,總之,今夜過後,燕京鐘家、江南省徐家、中海省池家、雲貴省文家還有大明星都會和葉凡有過節,日後葉凡註定不會有安生的日子可過。”

“跟我鬥,葉凡,你還嫩了點,我治不了你,但有人治得了你。”

“溫暖,我還是勸你不要參與,你們家族雖然強大,但不乾涉會比較好,你是我的女人,我纔跟你說。”

溫暖的好奇心被他勾起。

為什麼他不肯說葉凡的特彆之處。

難道有隱情?

“葉凡連騎馬都是剛剛會的,弓箭更是冇拿過,他就是行走的靶子。但鐘少他們不同,他們都是老手,我不信葉凡能反殺!”

鄭延衡笑了笑,說道:

“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,幾分鐘就學會了,你就等著看吧!”

這兩人按兵不動。

其他人已經開始行動。

嗖……

一根箭羽飛速朝著葉凡射過去,穿透燈光,直逼葉凡。

葉凡坐在馬兒上,拉滿弓,鬆手。

箭羽射出去。

呯!

兩根箭羽在空中碰撞,激射出星火。

箭頭碰撞,這種精準度極難。

“什麼?你……”池文昊很是吃驚。

連他都達不到這樣的精準度,看著自己的箭羽掉在地上。

快速駕馬離開。

“巧合,一定是巧合。”

心裡不停的唸叨,他不相信葉凡一個剛剛學會騎馬射箭的人能有這樣的精準度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,是大明星柳如煙,拉弓射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