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頭都不回,伸手往後一抓。

抓住了射過來的箭羽,這才拉著馬,調個頭,看向柳如煙。

柳如煙滿臉震驚,總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你的箭完全冇有力氣,這怎麼能殺人,頂多能射射兔子。”葉凡玩味的看著她,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。

柳如煙大驚,難以置信,道: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的箭在哪個位置?”

葉凡拉滿弓,瞄準,說道:

“之前在飯桌上,你幫我說過一次話,我還一度對你有點好感,冇想到你跟他們一樣,想要殺我。”

“就你們這水平,也想殺我?天真!”

嗖——

箭羽射去,破空呼嘯,疾風而馳。

她頓時就慌了。

打算駕馬撤離。

噗!

箭羽射中馬兒的前腿,馬兒頓時摔倒。

她也被猛地甩出去,重重砸在地上,連續翻滾,灰頭土臉。

葉凡駕馬前去,來到她的麵前,看著她滿臉扭曲,痛苦的捂著身體的好幾個受傷的部位,說道:

“你幫我說過一次話,我不殺你,我也不射你,讓你受點教訓,你如果再次拿弓,那麼下一箭就是你。”

柳如煙一臉嫌棄的看著自己臟兮兮的身體。

身為大明星、時刻保持著光鮮亮麗,備受民眾崇拜的偶像,怎麼可以這麼臟。

此刻更是感覺到一股強勢的威壓震懾下來。

抬頭看向葉凡,有恐懼、有憤怒,有不甘,道:

“葉凡,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,鐘少他們都是射箭老手,你逃不過的。”

這時!

不遠處傳來聲音:“如煙!”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是文冰冰,快速駕馬離開,道:

“你們選擇的獵殺遊戲,我很喜歡,希望你們也喜歡。”

文冰冰趕緊過來,下馬,攙扶著她,滿臉關心。

“如煙,你怎麼樣?冇事吧?”

“疼,彆動這裡……輕點……輕點……”

“冰冰,我好疼……”

文冰冰其實是看到葉凡了,心中也有些疑惑。

柳如煙雖是女流之輩,但騎馬射箭也是有經驗的,怎麼會輸給葉凡呢。

“我先送你出去吧。”

葉凡已經遠離。

看到不遠處的池文昊和徐正新兩人,快速躲起來,就是這馬太大,不好藏,來到兩棵並排的大樹後麵。

大樹擋住自己的身體,不過馬匹露出大截身體。

拿起三根箭羽,縱身一躍,跳上大樹,等候兩隻獵物的到來。

很快!

池文昊和徐正新也發現了葉凡的馬匹,兩人對視一眼,已經拉滿弓,小心翼翼的駕馬過來。

“左右夾擊,葉凡跑不掉了。”

兩人很是得意,即將要將葉凡擊殺。

葉凡站在樹梢上,看著兩人靠近,已經裝上箭羽,拉滿弓。

第一箭——池文昊!

池文昊和徐正新嘴角得意,拉滿弓,駕馬快速靠近。

“葉凡,你跑不掉……嗯?人呢?”

兩人看到靠近大樹的馬兒上並冇有葉凡的身影,頓時愣住了。

朝四周觀察。

嗖……

空中傳來呼嘯之音,破空而來,從天而降。

“池少,小心……”

徐正新已經注意到了,箭羽從樹上下來的,頓時大驚,急忙驚呼,可已經來不及了。

嘙……

噗……

箭頭射中池文昊的左邊胸膛,血液飆射而出,整個人從馬上摔下,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不斷迴盪在樹林中。

滿臉驚慌,他已經看到站在樹上的葉凡,怒火中燒,但身體劇痛傳來,根本無法再站起來。

嬌生慣養的他哪裡受過這麼重的傷,疼得撕心裂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