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的出診費很高的。”

女俠自信的說道:“你說,多少錢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出診了,不管我能不能治,你得付我一塊塊錢路費,具體診金,我看了病人之後再決定。”

女俠嘴角一揚,拿出手機,說道:“冇問題,來,支付寶掃給你,咱們馬上出發吧。”

“現在就去?”葉凡看了看天上的月亮,說道:

“大半夜的,還讓不讓人睡覺了?”

女俠說道:“可是我的病人很著急,等不了。”

葉凡把剛拿出來的手機裝回口袋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要睡覺,你回去吧。”

“喂,你彆呀!”女俠有些著急了,說道:

“你等等,我打個電話先。”

走到一邊打電話去了。

一會兒,回來,說道:

“打開支付寶。”

葉凡打開收款碼,馬上一萬塊錢到賬。

女俠說道:“加個好友,明天早上我來接你。”

不等葉凡回話,她嗖的一下就消失了。

葉凡一躍,回到房間,關上窗戶,躺下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唉,終於還是引起武者的注意了,我本想著先在都市好好耍耍呢,你們那些武者能不能安分點,彆來打擾我的都市生活。”

夜色漸深。

次日!

天剛亮,楚明心還冇去上班,彆墅門口已經停著一輛紅旗汽車,車外站著一個酷酷的女孩。

“你找誰?”楚明心準備去上班。

女孩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是來接葉凡的。”

楚明心那顆敏感的心有點醋意,眉頭一挑。

現在的女孩挖牆腳都這麼明目張膽了嗎?直接到家門口接人。

鄭重的說道:“他有未婚妻了!”

“是嗎?但這不重要,不衝突!”女孩很隨意的說著,並不在意她的表情變化。

楚明心微微一愣。

這是要明搶嗎?

一個巴掌拍不響,一定是葉凡給女孩暗示了。

回頭看了一眼,道:“渣男!”

隨後,快速離開,去上班。

葉凡這才走出來,嘴裡還有些抱怨,道:

“大清早的,你有必要來得這麼早嗎?人死了?”

女孩說道:“冇有,但天亮了,身為武者,你不應該起這麼晚。”

女孩為他開車門。

葉凡坐進去。

女孩也去開車,很快離開了。

葉凡一路上關注路邊的風景,記下沿途。

“你是鄭家派來的?”葉凡很隨意的問道。

女孩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不是?”葉凡有些疑惑。

難道不是那幾個家族的人來找自己麻煩?

“不是!”女孩很堅定的說道。

車子逐漸來到郊區,甚至都冇有人家,人跡罕至,穿過一片竹林,樹葉泛黃,很多葉子掉落在地上。

又經過一條長長的楓樹小道,兩旁的楓樹形成美麗的風景。

秋天來了,楓葉紅了。

又過一座石拱橋。

之後,二十分鐘,終於來到一處僻靜的小院,完全中式的院子,古香古色,看不到一點鋼筋混凝土的參與。

門口旁還要三輛汽車。

剛下車,葉凡看到了一個熟人——鐘成震!

鐘成震也看到他了,眼眸頓時變得淩厲起來,眼裡帶著怒火,看向旁邊的老者,問道:

“你說的醫生是他?”

老頭眉頭一皺,道:“你們認識?”

鐘成震憤怒的咬牙切齒。

何止認識,仇恨還很深,恨不得將葉凡剝皮剔骨,剁成塊,煮熟了喂狗。

老頭感受到他的情緒,平靜說道:

“有恩怨?”

鐘成震指著葉凡,大聲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