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就是個竊賊,偷盜我鐘家的針法,我已上報家族,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處理他。”

“徐先生,他的古針法是偷來的,我們鐘家的《鬼門十三針》可不是那麼輕易學會的,連我都冇辦法,他肯定也救不了,難道你不信我鐘家針法?”

老頭笑了笑,說道:

“葉醫生是我特意邀請過來的,你們之間的事,我不參與,最終他能不能治,我說了算。”

站起來,走向葉凡,客氣的說道:

“早就聽聞葉醫生醫術超群,號稱鬼手天醫,冇有治不好的病,一直想結交,奈何冇有機會,今日我有一朋友身患重病,請求葉醫生出手相救,也算是咱們認識的開始。”

鐘成震盯著葉凡,憤怒的說道:

“葉凡,你好意思出手嗎?有我在這裡,我鐘家纔是正宗的鬼門十三針傳人,你不過是個盜竊者,連我都治不好的病人,你覺得你有這個能力嗎?冒牌貨。”

葉凡看著他,嘴角冷笑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我還以為你已經灰溜溜的滾回燕京,冇想到你居然還在江南省,看來你來江南省不是為我而來,而是為此事來的。”

鐘成震確實是為此事來。

老頭打電話求助鐘家,需要用的古針法,本以為可以治好,冇想到連古針法都治不好。

鐘成震已經治療好多天了,依舊不見起色。

他已經承認無能為力,同時也表示病人已經冇救了。

“葉凡,你彆囂張,你盜竊我鐘家針法的事,我鐘家自會有人找你算賬。”鐘成震很憤怒,但在這裡,他不敢發作,而且他也領教過葉凡的身手,完全不是對手,說道:

“今天在我這個正主麵前,我看你如何救人。”

葉凡懶得理他,看向老頭,說道:

“就是你找我來的……你……不是武者!”

老頭微微一怔。

他打探到葉凡的本事,但還不是很相信。

冇想到葉凡一眼就看出他不是武者,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武者纔有的氣息,那是因為他為了成為武者努力修行數十年,終究冇能跨過那一步。

身上的武者氣息是因為武者朋友灌輸到他體內,幫他滋養身體。

一般情況下,武者都會把他當成武者,起碼不會一眼就能分辨出來他是個偽武者。

“葉醫生果然厲害,請跟我這邊來。”老頭的態度更加客氣,在前麵帶路。

五人走進裡麵。

來到一側臥,看到一位跟老頭同齡,或者稍微比老頭年紀小一點的老頭躺在床上。

儘管人老珠黃,但體內氣血還是很旺盛,精氣神也還不錯,至少不是這個年齡段該有的。

“武者,內經巔峰!”

葉凡看到此人的第一眼便看出他的修為。

老頭、女孩又驚訝了。

女孩也是武者,但她隻是個剛剛踏入武道修行的內經初期武者,屬於最底層的武者。

看不出修為比她高的武者的境界,而葉凡一眼看出。

這就說明葉凡的修為在內經巔峰之上。

不過最為驚訝的是鐘成震,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凡,有些結巴的說道:

“你……你是武者?”

突然有種想打自己幾巴掌的衝動。

騎馬射箭,獵殺葉凡。

這些對於一個武者來說,多麼可笑。

自己就是個世俗普通人,卻妄想著在武者擅長的領域擊殺武者,自己怎麼就這麼愚蠢呢。

突然想到什麼,咬牙道:

“鄭延衡,你居然敢坑我!”

葉凡不耐煩的說道:“我需要安靜!”

老頭看了一眼鐘成震,他馬上就安靜下來,看著葉凡,依舊充滿憤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