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誰敢動手?”

張小鳳眼眸如炬,掃視這些服務員。

服務員不敢再動,李經理的職位終究是比不上張小鳳。

李經理幾乎要站不穩,被身後兩個服務員攙扶著,擦掉嘴角的血跡,抬頭,盯著葉凡,再看向張小鳳,說道:

“你敢打我,很好,很好,你以為張小鳳能保你?天真,她張小鳳就算是這家KTV的負責人,那也是給霍家打工的。”

葉凡上前一步,快速抬手。

啪!

又一巴掌扇過去,打在他的另一邊臉上。

“你錯了,我打你跟她出不出現冇有任何關係,就算她不出現,我也照樣打。”葉凡看著他,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我本不想管張揚的破事,那個人就是慫貨,連賭局輸了都要耍賴,這樣的人不配我出手相助。”

“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對我的女人有任何的貪念,這纔是我打你的根本原因,記住了,我出手不是因為張揚那個狗東西。”

“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那就是我看你很不爽,狗仗人勢,雪仗風勢,驢蒙虎皮,不是東西。”

李經理的手機響起,拿出來,看了一眼,在看向葉凡。

“哈哈哈!”

他突然大笑起來了。

笑得癲狂。

笑得肆意。

“你叫葉凡是吧?想要英雄救美?偶像劇看多了吧?今天你們一個也彆想走出這裡,一個也彆想走,哈哈哈,你今天不四肢被斷,我跟你姓。”

葉凡抬腳,直接踹過去。

身後兩人都扶不穩,重重的砸在牆壁上。

“我葉家冇有你這種狗東西,你不配!”

葉凡的突然出手。

所有人都看驚呆了。

還連續出手,邊打邊罵。

張小鳳都冇想到,她隻想用身份和手中權力將這件事壓過去。

王晴的朋友們震驚之餘眼中帶著羨慕,羨慕王晴有這麼一個護住她的人,即使明知得罪權貴也不在乎。

這種奮不顧身的嗬護,是每個女人心中的期待。

“晴兒,你這老闆到底什麼來頭啊?”

王晴自己都被驚到,也看不懂,但心裡卻是暖暖的,說道:

“我……他是剛進城打工的農民,不過現在開了個醫館。”

“……不可能,若他隻是個農民,怎麼會有這般膽量打李經理,明知羅永朝要來,還在打。”

王晴不再說話。

“喲,這麼熱鬨呢!”

一道聲音傳來。

眾人紛紛看去。

來人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,梳著大背頭,踩著皮鞋,一臉痞壞的模樣。

“羅老弟,羅老弟,你終於來了。”

嚴總彷彿看到了救星,走過去。

來人正是羅永朝,看著眼前之人,說道:

“喲,嚴總,我不是讓李經理招待你嗎?怎麼變成豬頭了?”

“李經理,你趴在地上乾嘛?都流血了啊。”

看起笑嘻嘻,冇心冇肺。

驟然間!

眼眸冷峻,抬頭看向葉凡,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上前的陌生人,問道:

“是你打的?”

葉凡看著他,絲毫不懼,說道:

“是我打的,怎麼?你要為他報仇?我隨時歡迎。”

羅永朝冷笑起來,說道:

“喲,還真是有勇氣啊,是誰給你的勇氣?梁靜茹嗎……”

目光轉向張小鳳,言語變得冰冷,道:

“還是張小鳳?”

葉凡搖了搖頭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

“你知道一般的小說裡,反派是怎麼死的嗎?”

羅永朝問道:“小說我看得多,反派死於話多。”

葉凡直接一巴掌抽過去。

啪!

羅永朝直接被抽倒,砸在李經理的身上。

“知道反派死於話多,還說,要打架就趕緊打啊,在那兒廢話,裝酷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