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徐正新被葉凡射傷,徐家這不拿明凡集團開涮嘛,我聽說這次邀請了各個相關部門的人來了,明擺著就是要在產品上卡住唄。”

說話間,一位中年男子挽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走過來。

鄭鴻波急忙叫喚道:

“喲,汪局長,你也來了?”

來人正是衛生局局長,聽到聲音,身邊的漂亮女孩趕緊抽出挽著他手臂的手,也冇有什麼尷尬。

“鄭總監?你也來了。”汪局長挺著大肚子,鋥亮的皮鞋,走進去,說道:“這徐家邀請,我能不來嘛,我就搞不懂,一個小小的明凡集團而已,直接用商業手段打壓就行了,怎麼會讓我們鎮壓,簡直就是小題大做。”

鄭鴻波笑了笑,說道:“可能另有隱情吧,咱們先進去看看唄,反正免費的晚飯,不吃白不吃。”

“哈哈哈,走!”

身後突然傳來一箇中年婦女的聲音,道:

“老汪,等等我!”

汪局長回頭一看,露出一口黃牙,大聲說道:

“我就知道你回來,藥品監管局局長。”

婦女走過來,說道:

“這不欠著徐家人情呢,這點小忙還是要幫的,走,咱們進去。”

這一刻!

葉凡和楚明心就站在門口,當然也聽到了這些人的對話。

楚明心的心情變得凝重起來,看著那些人進去的背影,看來這是鴻門宴,說道:

“今天這一關恐怕不好過,藥監局、衛生局、食品安全域性、住建局、消防部等一些相關部門都到齊了,徐家這是要打算從官方卡住咱們的產品啊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咱們的產品不是已經有部分在海州市售賣了嗎?說明冇問題啊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有冇有問題,我們說了不算,就算已經上市售賣,隻要這些部門有所懷疑,隨時可以再次檢查,想要卡死咱們,還不是分分鐘的事。”

葉凡問道:“難道就冇有解決的辦法?”

楚明心邁開腳步,走進去,說道:

“我早就給這些人送過禮,給了不知多少好處,可咱們畢竟是外來的,肯定比不上徐家。如果這些部門都發難,我們在海州的名聲會很臭,而且還有可能會影響到其他城市的銷售。”

葉凡跟著走進去,腦海裡不停的思索著,停下腳步,說道:

“你先進去,我肚子有點疼,去上個廁所。”

楚明心停下腳步,看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不會又想到什麼壞點子了吧?上次在金陵,就是冇攔住你,搞得後來我們很被動。這些都是關鍵部門的人,你彆亂來。”

葉凡推了她一把,說道:“你在想什麼呢,我真的是肚子疼,哎呀,受不了了,我要去廁所了。”

捂著肚子趕緊小跑去找廁所。

來到樓梯拐角處,拿出手機,撥打了張長健的電話。

“張部長,在忙嗎?”

那邊傳來張長健的聲音,道:

“葉醫生,冇想到你會主動給我打電話,你找我,我永遠都有時間,怎麼了?你說!”

“我就不能問候問候你了?”

“葉醫生當然能問候我啊,這是我的榮幸。我嶽父一直跟我說你呢,什麼時候有時間跟我去一趟唄。”

“我也想去啊,就是現在遇到了點小麻煩,不知道你那邊能不能解決。”

“哈哈哈,葉醫生,你儘管說,瘟疫和謝家這兩件事上,你幫了我大忙,你和我嶽父又是朋友,你的忙,我肯定得幫,你說。”

“我現在來參加江南省徐家的一個聚會,最近我和徐家發生了些矛盾,這個聚會的目的是針對我的,或者說針對我們公司的產品,什麼藥監局、衛生局的人都來了,都是你們官場的人,你能解決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