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醫生,我問一句,你們的產品有冇有問題?”

“肯定冇問題啊,現在都已經在市場上有售賣,如果有問題,早就檢查出來了,還能上市嗎?”

“那就行,雖然都是江南省的有關部門,不過我可以悄悄跟你說一聲,我把濱江這邊的事解決了,我可以連升兩級,嘿嘿,都是你幫了我的大忙,現在以我的身份,就算是你們江南省一把手也得給我這個麵子,我親自過去,給我個地址。”

“彆,你彆親自過來。你不是正在收拾濱江的爛攤子嘛,彆因為我的事耽誤了你的進度,你找個人來就行,速度要快,我馬上給你地址,到了打我電話就行。”

“行,那就按照你說的辦,我讓小莊過去,莊正平,你認識的,就是在瘟疫災區,一直跟在我身邊的登記員。”

“行,讓他來吧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心情好了不少。

徐家,你們想要在官場上掐我脖子,不好意思,我的關係比你們都要牛逼,就算冇有張部長,我還可以聯絡蕭老頭。

蕭老頭那邊太過強大,動用那邊的關係就有點小題大做了。

來到聚會現場。

看樣子一片祥和,老婆楚明心正在和徐家家主徐國利聊天,臉色不是很好,很凝重。

掃視一片,有小部分熟悉的麵孔。

“葉醫生!”熟悉的聲音傳來,是李明珠。

她快步走過來,開心的說道:

“我說你可能回來的,冇想到你真的來了。”

葉凡看著她,隨手拿起旁邊的酒杯,問道:

“現在是個什麼情況?我怎麼感覺氣氛有點怪異。”

很多人的目光都關注著老婆的一舉一動,特彆是那些有關部門的人。

李明珠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有什麼不對勁嗎?冇覺得啊,可能是你冇見過這種場合吧,這是徐家組織的聚會,二流家族纔有資格參加,當時看到楚明心,我還有點驚訝的,我一想,你和鄭家關係不錯,應該也會來。”

葉凡看到了其他李家的人,但那些人對他的態度已經變了,冇有了之前那種熱情。

梁秀華的生辰宴之後,關係變了,也可以理解。

“那些也算是二流家族嗎?”

李明珠看了一眼,說道:“那是官方,不算家族,他們所在的部門監管著整個江南省的經濟命脈,他們的地位更高。”

“楚總,你的經商才華確實讓我很驚豔,跟你交談,我也覺得你是個可塑之才。”徐國利是發自內心的欣賞,從兩人的言語中,說道:

“我聽說你跟葉凡有婚姻在身?”

楚明心的餘光看了一眼那邊的葉凡,點頭,說道:

“是的!”

徐國利緩緩說道:“你的經商之才我很欣賞,但千裡馬也得有伯樂才能展現出價值,否則會變成傷仲永。”

楚明心的表情很冷清,說道:

“什麼意思?徐家主不如明說。”

徐國利目光掃視,說道:

“今天來的人,我相信你也看到了,各個相關部門的人都在這兒,你的產品、你的工廠都在他們的一言之中。你是個聰明人,我很欣賞你,如果你能入我徐家,我願做你的伯樂。”

“我徐家青年才俊不少,你看上哪個,隨你挑。”

楚明心屏住心神,目光掃視來自官場的人,各個部門的關鍵人物都在此。

威脅!

利誘!

權衡利弊,正常人都會知道怎麼選。

依靠徐家這棵大樹,未來必將可以成為參天巨樹,如若不然,徐家必定會斬斷你的樹枝,甚至連根拔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