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的囂張、滿腹自信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,彷彿從張狂的野狼瞬間變成溫順的小狗。

這位的級彆可是直接碾壓省裡一把手,不屬於任何一個省,一直追隨在張長健的身邊。

他可以說是張長健的分身,所有的行動基本都是代表著張長健的意誌。

他們得罪不起,連省裡的一把手都不敢得罪的人,他們小小部門負責人,更是不敢說半個不字。

“藥監局,我問你,你覺得明凡集團的產品有問題?”

藥監局的女人冷汗直冒,怎麼就拿我第一個開刷啊,低著頭,彎著腰,小心翼翼,有些結巴,道:

“這個……這個……我們是接到舉報……說可能有問題……”

莊正平的眼眸變得淩厲起來,並冇有馬上說話,而是先走到葉凡身邊,客氣的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來遲了,咱們機關政府內部出現這樣的人,做出這樣的事,我深感內疚,對不起國家。你放心,這件事,我是受上麵的指示,下來清理垃圾的。”

他這次的到來不僅僅是受張長健之名,中央上麵也有意反腐,打擊政府機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濫用職權、受賄受賄行為。

臨過來時,張長健親自向上麵打的報告,得到上麵的批準,清除一些**人員。

這話一出。

在場的相關人員都冷汗直冒,他們誰冇有受過徐家的賄賂?

一查一個準,誰都跑不掉。

身體都在發抖,看著莊正平和葉凡。

葉凡很平靜,嘴角微微一揚,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:

“莊先生,這是你們官場的事,我也插不上手,就按照你們的規矩來辦吧,不過他們針對我明凡集團做出的決定,我不希望成為現實,你明白嗎?”

莊正平急忙點頭,客氣說道:

“明白!”

眾人驚呆了。

莊正平聽他的?

“這人是誰啊?怎麼他一到,這些人突然變得這麼乖巧了?”

又不認識的人提出疑問。

認識的人急忙做了噓聲手勢,道:“這位可是屬於上麵的,比省裡一把手職位都要高,他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背後的人,張長健,知道吧?”

“嘶!”這人倒吸一口涼氣,不敢再說話。

在場的商人都不敢說話,商人跟政府打交道是必不可少的,自然是知道張長健的威名。

最近估計又要升,平步青雲,是個官場風雲人物。

眾人的目光始終停留在莊正平的身上。

心中又有疑惑了。

“他……為什麼會幫葉凡?葉凡憑什麼啊?”

“我聽說葉凡是濱江省青陽鎮那場瘟疫的英雄醫生,而這場瘟疫的總負責人就是張長健,這是他的政績,葉凡是他的功臣,如此一想,便通了。”

“原來是這麼回事,也難怪,不能讓功臣寒了心。”

在場的商人也和濱江省商界有所聯絡,關注到濱江省的民生問題,同時也比較關注張長健的行程。

更是通過江南省的支援醫生們瞭解到瘟疫的情況。

他們絕對想不到的是葉凡和張長健的嶽父還有更鐵的關係。

莊正平轉身,看向藥監局的女人,走過去,說道:

“你說可能有問題?”

女人不敢說話,低著頭。

他繼續說道:“那我問你,為什麼之前的產品能夠上市,而現在卻不能?是不是你們玩忽職守?”

女人嚇的臉色蒼白,額頭、臉上都是冷汗直流,顫顫巍巍的抬頭,說道:

“莊委員,明凡集團的產品冇有任何問題,是我們的人弄錯了,他們的產品完全符合標準,甚至高於標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