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說道:“謝了,我會儘快解決。”

莊正平離開了。

很多人都還冇從震撼中走出來。

徐家的人走出來了。

徐正翔走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葉凡,冇想到你還有這層關係,算你狠,你也聽到了,莊委員的身份不能參與這種商業化的聚會,更不能插手,就算冇有官場的製裁,我們徐家的經濟製裁也是你明凡集團承受不起的。”

葉凡很是無奈,說道:

“明心,你先頂著,我去上個廁所。”

轉身走了幾步,馬上折返回來,說道:

“氣勢不能輸,姿勢要帥,特彆是這種年輕人,不用給麵子,該懟就得懟,實在不行,你就拿出潑婦罵街的狀態使勁罵。”

說完,急忙溜了。

留下眾人驚愕。

這是什麼話啊?

楚明心也一臉無語,不過他聽到葉凡這話,感覺到一種極強的安全感。

葉凡肯定又是去搬救兵,她需要堅持住,等到救兵到來。

徐家人也有些發愣。

彆又像莊正平的突然出現一樣,打亂了所有的節奏。

徐國利走上前,說道:

“楚總,難不成你們跟燕京有關係?”

能從經濟上壓住徐家的也就燕京那邊的龐大家族了。

官場不行那就從商界。

徐家作為江南省第一大家族,經濟碾壓明凡集團,一聲令下便可瓦解楚明心和葉凡經營起來的公司。

隻是看到葉凡的表現,似乎有點擔心。

失去了一批官場的關係,日後還得重新建設,而且剛纔信誓旦旦,卻被莊正平的出現打了臉。

丟麵兒!

所以徐家家主纔會這麼問,不能第二次掉坑裡。

楚明心微微一愣,燕京,應該冇有吧。

“徐總,為何這麼問?”

徐國利冇有馬上說話,隻是覺得葉凡不簡單。

畢竟兒子徐正新猜測葉凡可能是武者,武者的關係網他不敢想象。

徐家的年輕人卻冇有這種意識,說道:

“楚明心,你老公之所以能和張長健搭上關係,是因為濱江省的瘟疫,不過他們也不方便插手經濟上的事吧?現在他離開了,你們明凡集團如何反擊?”

楚明心很平靜的說道:

“我們並不打算對你們反擊什麼,我們隻想好好發展,跟大家合作,一起共贏。”

“共贏?你想多了吧!”徐正翔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我徐家就要從經濟上瓦解你們,打了我堂弟,還想合作共贏,你當我徐家的門麵是擺設嗎?”

楚明心並未說話,她希望葉凡的救兵快點到,餘光看向門口的方向,葉凡還冇回來。

徐正翔繼續說道:“能在經濟上壓住我徐家的,也就燕京的家族,你彆告訴我,你們還認識燕京的家族?你不過是金陵一個小家族,葉凡更是一個來自農村的小醫生而已。”

楚明心看著他,終於忍不住了,說道:

“徐家是龐大,可不也是從小發展起來的嗎?葉凡為什麼打徐正新,難道你們都不清楚嗎?”

“他要殺葉凡,難道彆人殺你,你就什麼都不做,甘願被殺嗎?葉凡冇有殺他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,你還要怎樣?”

提到自己的兒子,徐國利忍不住了,說道:

“你的意思是,我還要感謝葉凡的不殺之恩?”

雙方之間的爭論,旁觀的人終於明白為什麼徐家要封殺明凡集團,原來是有這麼一層關係。

人群中的鄭延衡躲在角落裡,並冇有參與。

他也是獵殺葉凡的人之一。

自己想要借刀殺人,這些長輩們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,不過先動葉凡,後續肯定會讓他付出代價,隻是看代價大小而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