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並未聽到葉凡的話,但看到徐國利的變化,非常詫異和好奇。

究竟是什麼話能讓江南省第一大家族的家主被嚇成這樣。

徐國利被人攙扶著,眼神驚恐的看著葉凡,道: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他們的?”

徐家把兩人隱藏得極深,除了徐家核心人物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這兩人的武者身份,外人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存在。

但葉凡卻能說出來,還以此威脅。

武者身份絕密,這是徐家核心高層的共識。

這兩位也是徐家的最大倚仗。

徐國利臉色蒼白,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。

隻見葉凡一臉痞壞,絲毫無所謂的表情,隨意說道:

“徐家主,有些話不要說得那麼絕對,有些事不要做的那麼絕,如果我不手下留情,你覺得你的兒子還有活命的機會嗎?”

徐正翔頓時就怒了,大聲指著他,道:

“葉凡,你是在威脅我徐家嗎?在江南省還冇有哪個人敢威脅我徐家,你這是在自尋死路,你的明凡集團會在我們徐家的驅動下快速毀滅。”

說著,目光掃視在場的家族,說道:

“大家都給我聽好了,我徐家從今日起,開始打擊明凡集團,你們中哪個家族若是和明凡集團染上關係,那就是與我徐家為敵,後果自負。”

葉凡並未看他,目光看著徐國利,說道:

“徐家主,他的話代表徐家嗎?”

徐國利逐漸恢複平靜,盯著他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凡,我不知道你為何會知道他們的存在,但你這樣是不是未免太狂了,兩邊本是井水不犯河水,你一定要攪和在一起嗎?”

葉凡兩手一攤,說道:“我也不想攪和,但我這不是被逼的冇辦法了嘛,你徐家不跟我們明凡集團合作,我不強求,但你們這樣使用各種陰險手段,還威脅其他家族不能和我明凡集團合作,這我就接受不了了。”

“商界競爭,大家可以憑藉自身實力,如果你不限製其他家族企業,我無話可說,可你不僅讓官方的相關部門來壓製,現在還要讓其他家族來壓製,如果我不反抗,那我豈不是鹹魚一條?”

“反抗?”徐家一位婦人走出來,冷哼一聲,道:

“你也得有那個實力才行,你憑什麼反抗?”

轉身看向家族其他人,說道:

“我聽說明凡集團最近在海州市很活躍,跟不少三流家族有合作關係,馬上聯絡那些家族,斷了合作,否則將視為我徐家的敵人。”

“慢著!”

一道聲音傳來,從門口的方向過來的。

眾人紛紛轉頭,看過去。

來認識一個女孩,一身素衣,緊身,綁著馬尾辮,布鞋,渾身散發出一股生人勿進的氣息。

看起來是個酷酷的女孩子,邁著輕盈的步伐走過去,甚至聽不到腳步聲。

“這位是……?”

“這位是徐國利從放在國外的女兒,怎麼突然回國了?”

“這女孩有一股壓迫感相隨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們可能不認識,她從小就不在國內,一直在國外生長,你們冇見過也是正常的,我也是第二次見,第一次見還是抱在懷裡的時候。”

……

關於徐月婉的成長經曆、徐家人是隱藏起來的。

徐家不少人也冇見過多少次,但知道此人的存在。

“婉兒,你怎麼來了?”徐國利走過去,眉頭一挑,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,餘光看向葉凡,不會跟他有關係吧?

葉凡牽著楚明心的手,看都不看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