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月婉是姚前輩觀察了所有家族子弟之後挑選出來有武道天賦的人,自小便對外宣稱放在國外生活。

徐國利的父親也是上任一家主,當他得知世上還有武道世界的存在便把家族交給徐國利,他退隱,一心想要踏入武道。

徐月婉和葉凡來到小院。

徐老頭和姚前輩都來門口迎接,客客氣氣。

“葉前輩,您來了。”姚老頭雖然年紀很大,但他很清楚武道世界的規則。

武道世界不論年齡,實力為尊,強者為王,用拳頭說話,以強弱分輩,弱者尊稱強者為前輩。

這是對強者的尊敬。

他們兩人已經得知聚會上的事,得知葉凡願意跟他們交流武道經驗,異常興奮。

迫不及待的來到門口等候。

徐老頭恭敬的抱拳作輯,道:“葉前輩,您來了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走進去,說道:

“你們還是喊我葉醫生吧,我比較喜歡這個稱呼。”

“好的,葉醫生!”

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。

葉凡看了一眼姚老頭,說道:

“我先給你檢查一下身體的恢複程度。就在這小院子吧。”

走向小院大樹下的石桌,坐下。

徐月婉趕緊泡茶,忙前忙後。

葉凡給姚老頭診脈,一會兒,說道:

“恢複得還不錯,隻要你不在修煉你的那功法,以後不會出現任何問題。”

“額……”姚老頭愣了。

我身為武者,我怎能不修煉功法呢。

葉凡笑了笑,聞著香溢漫出的茶,說道:

“這茶不錯,已經聞到香味了。”

徐老頭急忙說道:“這是朋友特意從產地采摘來的,葉醫生若是喜歡,等會兒我送您,以後您需要什麼茶,我給您找過來。”

終於泡好茶,葉凡端起來,抿一口。

一臉享受,把茶杯放下,說道:

“好茶,看在你們這麼誠心的份上,我就給你們指導指導吧。”

目光放在徐老頭,說道:

“你年紀是大了點,但我可以幫你進入武道,不過應該不會有太大成就了,你已經錯過最佳修行年齡。”

徐老頭頓時激動的站起來,抱拳作揖,深深鞠躬,道:

“多謝葉前輩……葉醫生,我知道自己年事已高,追尋一生的武道未能真正成為武者,心中有憾,今日遇到葉醫生,是我三生有幸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擺了擺手,看向姚老頭,說道:

“你的修行功法演練一遍,我看看。”

“好!”

姚老頭趕緊起身,心中默唸功法口訣,渾身瀰漫出一股強大的氣勢,周圍的空氣似乎發生了某些規律化的流動。

身體的肌肉、經脈暴起,宛若一條條小蛇依附在身上。

揮出一拳!

呼嘯破風,拳勢剛猛,爆破空氣。

縱身一躍,來到一棵大樹前,一拳打下去,大樹直接被打斷。

極強的爆破力,一人環抱的大樹直接被打斷,轟然倒下。

轉身踢腿,剛硬無比。

拳影綽綽,接連揮拳,皆是剛猛之拳,拳威浩蕩。

葉凡剛開始倒是挺認真的看,漸漸的感覺到索然無味,冇有興趣。

徐老頭和徐月婉兩人確實充滿崇拜和敬佩,這種強大是他們達不到又渴望的。

一套拳法練下來,姚老頭也是滿頭大汗。

葉凡緩緩的品茶,說道:

“如果我猜的冇錯,你這套拳法叫真武霸拳,剛猛霸氣,聚渾身勁力於一點,形成爆破。”

姚老頭頓時詫異,道:“前輩認識此拳法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我見過真正的真武霸拳,跟你的有些不一樣,你用力的點不對,丹田是武者的根本,也是吸收自然靈氣化作人體力量轉換點,你還未轉換就已經將其揮出,會極大破壞到你的七經八脈,你的丹田也會顯得多餘,所以你的爆破力並不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