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金福說道:“我已經找鄭家問過了,咱們的女兒估計已經葬身大海,葉凡不僅殺了女兒找來的殺手,還殺了兩個天師府的人,他的強大我們無法想象,最近我睡覺總是在做噩夢,夢到一道黑影殺向我,看不清黑影的麵容,不過我估計應該就是葉凡。”

“葉凡自出現以來,接連鬨事,每次都能化險為夷,連我們楊家也受到了牽連。如果冇有這些保鏢,我怕我一輩子都會做噩夢……那是怎麼回事?”

話音未落。

看到一人手持一把長刀殺進來了。

直接一刀斬殺兩位保鏢。

頓時所有的保鏢都警惕起來,拿出手中的電棍,將那人團團圍住。

身邊的精壯男子也急忙看過去,道:

“這人是誰?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殺人?”

下麵那人被幾百個保鏢包圍了,但並不慌,抬頭,看向窗戶,發出聲音,道:

“交出楊佳麗,我饒你們不死,否則你們都得死!”

精壯男子急忙走下去,楊夫婦也跟著下去。

“你是誰?”楊金福問道。

那人拿出一張照片,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你是楊佳麗的爸爸楊金福,很好。我是洪門弟子、雷虎的徒弟江英發,前不久你女兒楊佳麗將我師弟邁克請到華夏,如今身死,我來找你們要人,交出楊佳麗,否則你們必死!”

江英發身為一名武者,麵對這幾百的世俗保鏢,根本不放在眼裡,矛頭直指楊夫婦。

精壯男子盯著他,眼冒寒光,大聲說道:

“大言不慚,被我們包圍了還敢口出狂言,兄弟們,給我殺了他。”

幾百個保鏢一擁而上,發出怒吼,揮舞著手中的電棍,氣勢如虹,卻很快敗下陣來。

一個個慘叫著被擊飛,口吐鮮血,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。

慘叫連連,哀嚎遍野。

楊夫婦驚恐萬分,連連退後,躲進屋內,透過縫隙觀看。

“這……這到底是什麼人?”楊夫人被嚇得渾身發抖,冷汗直流。

楊金福緊張的思索著,似乎想到了什麼,道:

“洪門?難道是傳說中的洪門?他……”

難以置信!

在他的認知中,洪門早就是不存在的民國組織,怎麼還會出現,而且這人如此之勇猛。

外麵的慘叫不斷傳來,刺鼻的血腥味令他們震驚不已。

急忙報警!

而外麵的幾百人冇撐住多久,已經全部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,死傷無數,已經徹底失去戰鬥力。

江英發手持滴血的長刀走進屋內,看著眼前兩人,如同惡魔般,道:

“楊佳麗在哪裡?”

楊金福連連退後,拽著老婆一起退。

“英雄,我的女兒也被殺了,殺你師弟的人不是我們。不是我女兒。”

江英發瞪著他,道:“我知道不是她,但隻要她出來,我就能找到凶手。”

“我知道凶手是誰,我知道!”

“是誰?”

“葉凡,是葉凡。”

“葉凡?何人?”江英發眉頭一皺,並未聽聞此人。

“他……他是一個醫生,但他的戰鬥力很強,還會法術,對,法術。”楊金福說話都不利索,警察還冇來,繼續說道:

“葉凡在海州,他現在在海州很出名,你隻要去隨便問問人就知道了。”

江英發微微一愣,自己就是剛從海州過來的,冇想到凶手居然在海州。

突然,他的身影動了。

嗖!

噗噗……

身影從楊夫婦麵前掠過,兩人的脖子出現了一道血痕,頓時雙眼大瞪,雙手試圖捂住脖子,阻止血液噴湧,可血液頑強的從指縫流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