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晴和她的朋友們徹底被今天的事震撼到了。

王晴看著張小鳳,說道:

“小鳳姐,你跟我們一起走,不然霍總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張小鳳很鎮定,說道:

“我能走出這個KTV,卻走不出金陵,冇用的,霍總的能量是我們無法想象的。總之,今天的事,我會在霍總麵前替你們扛下來,你們以後彆再來這裡,也儘量彆去霍家旗下的產業下消費。”

邱慧等人紛紛對張小鳳鞠躬,隨後快速離開。

“想走?你們一個都不能走,彆走……”

羅永朝趴在地上,心有不甘的嘶吼。

但其他人還是走掉了。

王晴眼眶泛紅,說道:

“小鳳姐,對不起,是我連累你了,我不該叫你過來的。”

張小鳳摸了摸她的秀髮,充滿了寵溺,說道:

“說什麼傻話,你有難,姐姐能不幫你嗎?趕緊走。”

王晴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我們走。”

葉凡走到沙發上,坐下,翹起二郎腿,端起一杯酒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晴姐,你先走,我在這兒陪小鳳姐。”

“葉凡,彆任性了,你是最應該走的。”張小鳳愣了一下,心裡暖暖的,但還是很嚴肅的說道。

葉凡也認真地說道:

“我說真的,晴姐,你回去幫我看著醫館,快走。”

“我……”王晴有些為難。

“晴姐,你不走,我要生氣了,不要你了。”

王晴在糾結。

“滾啊!”

葉凡突然如同野獸般怒吼,抓起一個啤酒瓶狠狠地砸在桌上。

王晴被嚇了一跳,含淚走出去了。

王晴等人走出鳳朝KTV,就在門口處。

和一批黑衣壯年男子擦身而過,個個氣勢洶洶的樣子。

他們趕緊退到一邊去,臉色害怕,又十分擔心。

這些人的最後是霍天南。

他們走的很匆忙,並未多看王晴等人一眼。

“霍天南親自來了!”

一個姐妹呆呆的看著走進去的人,充滿了恐懼。

王晴猶豫了一會兒,想要跟進去,卻被彆人拉住。

“王晴,你想乾嘛?你進去又能做什麼?”

王晴雙眼泛紅,淚花在打滾,說道:

“可是……都是因為我,要不是我,小鳳姐也不會有事,葉凡也不會有事,都是因為我……”

她終於忍不住了。

兩行眼淚流下來。

其他人拉著她快點離開。

“其實我也不放心。”一名男子說著,看向對麵,說道:

“咱們去那個咖啡店等著,萬一小鳳姐和葉凡被打傷了,咱們還能及時送去醫院。”

這個決定得到所有人的認同。

來到咖啡廳靠窗的位置,緊緊的盯著KTV的大門。

誰都不說話,內心很焦灼的等候。

而KTV內,皇後廳。

葉凡一副悠閒的樣子,坐在那兒品酒,跟喝水一樣,時不時的還看著眼前倒在地上的人。

羅永朝嘴裡不停的咒罵,說一些威脅的話。

“我姐夫到了,你就死定了,我一定要將你大卸八塊。”

“小子,你敢打我,你不死,我不休……”

葉凡完全當他是空氣。

依舊悠閒。

張小鳳很驚歎於葉凡的心境,都這個時候了,還能這般淡定悠閒的喝酒,走過去,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葉凡,你知不知道霍天南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伸手,拿過她的酒杯,放在桌上,說道:“知道,小鳳姐,我不是說了嗎?儘量彆喝酒。”

張小鳳又往杯裡倒酒,說道:

“已經不重要了,今晚能不能從這兒活著出去都難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