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過一些,但我還是諜戰片和抗戰片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再次無語,道:“禿鷲,你可以不說話,聽我說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說道:“關於我的戰力,和你們的戰力,看出來差距吧?”

洪慶說道:“我們不是你的對手,甚至不堪一擊,其實我一直挺好奇的,但冇敢問,葉醫生,你究竟是如何練就這一身本事的?而且平時看你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模樣,發起狠來卻強到難以想象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因為我是武者,我修煉的是武道功法,就像武俠電視劇裡那些會武功的人一樣,剛剛你們看到的那個人也是一名武者,不過他的武者氣息外放,所以你們纔會感受到他的威壓,而我能做到收斂所有氣息,外人無法察覺。”

“我這次帶你們去的地方,就是想讓你們看看武者是如何戰鬥,武者的強大。禿鷲是鎮國使,在你們的認知中,禿鷲已經屬於無敵的存在,但在武道世界,禿鷲這樣的人會被一巴掌拍死……”

車子逐漸遠去,葉凡給他們講解武者、武道世界、讓他們有初步的認識。

一路上給兩人講述武道世界、武者的事。

徹底顛覆了兩人的認知,對這個新世界充滿了好奇。

葉凡喝了兩瓶水,看了一眼窗外,車子已經進入一個看起來古香古色的小鎮,到處都是舊時代的建築物。

現在雖然是旅遊淡季,但也有不少遊客,有些人穿著和他們不一樣,應該是本地人,也有一些穿著靚麗、世界名牌的著裝,應該是跟他們一樣從外麵進來的。

車子停在一座小院子內。

這是徐家在江鎮購買的院子。

下車後,徐老頭三人趕緊走過來。

“葉前輩,江鎮屬於旅遊景點,你們要是有興趣,可以到處走走看看。”徐老頭恭敬的說道:

“這裡屬於自治區,經濟比不上海州那樣的發達地區,不過保留了很多以前的建築,還是值得一看的。”

葉凡走進去,其他人跟著進去。

“武者向來不會主動現身世俗,在這裡舉辦武者大賽不怕被世俗之人知道嗎?”

徐月婉快步走進去,沏茶。

徐老頭解釋說道:“這地方每年都會有拳賽,屬於公開的擂台賽,合規合法,會邀請來自各個地方有名的拳手參賽,可以拉動一些經濟,也為江鎮增添一些樂趣。”

“這地方的主要產業就是旅遊,還是少數民族自治區,會有一些民族文化表演啥的,拳賽隻是其中之一,而拳賽正是可以掩蓋武者大賽的訊息。”

“每三年都會有一次武者大賽,估計當地政府也知道,不過為了增加收入,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畢竟能知道武者存在的都是一方钜富,來這裡消費、下注武者大賽選手,這都是消費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這裡的經濟確實不如海州,連金陵都不如,隻是保留了不少古建築,能夠吸引一些遊客,但單憑這些遊客還不夠。

有了大概瞭解,看向禿鷲和洪慶,說道:

“給你們介紹一下,禿鷲,洪慶,我帶他們過來看看武者間的戰鬥,從今往後,帶他們走入武道,以後跟你們一起修行。”

徐老頭看著禿鷲,說道:“我知道他,以前在李九身邊混,我還知道他曾經是鎮國使。”

鎮國使這層身份,可不是一般人知道的。

冇想到徐老頭居然知道禿鷲的來曆。

葉凡繼續說道:“這兩位是武者,這位是海州徐家的老家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