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眉頭一挑,說道:

“不是說下了擂台,不追究責任嗎?”

徐月婉笑了笑,說道:“這些規則隻適合在江鎮,出了江鎮就不適用了,因為江鎮有一位強者鎮壓,冇人敢亂來,這會擾了世俗的秩序,政府一旦認真起來,以後就冇地方舉辦這樣的大賽了。”

“強者?多強?”葉凡眉頭一皺,頗有興趣。

他還未正式進入武道世界,對於武道世界的很多人都不瞭解。不過能鎮壓一方,應該不會弱。

徐月婉陪著他走著,走馬觀花,映入眼簾的都是古建築,說道:

“具體多強我也不知道,不過我聽說是丹勁或者罡勁強者。”

武道境界依次為:內勁、外勁、化勁、丹勁、罡勁、宗師……

徐月婉便是最初級的內勁,姚強是外勁,目前葉凡出來之後還未遇到過丹勁及以上的武者。

能夠修煉到丹勁已經可以說是一方強者,鎮守一方是冇問題的,至於宗師,世間罕見,基本冇人見過。

葉凡笑了笑,有了點期待,說道:

“難道就冇人見過嗎?”

徐月婉說道:“應該是有的,據說每一次武者大賽的最強者是有機會跟他/她見麵,交流武道經驗的,隻是我們都冇有機會。”

他們這種修為來江鎮隻是參觀者,就算是要參加也是姚強參加,徐月婉這種人上去就被一招打趴下。

不過是來長長見識而已。

“文冰冰?”

葉凡看到了一個熟人,居然是雲貴省文家大小姐文冰冰,他的身邊還有一箇中年男人,挽著男人的手。

身邊跟著八個精壯保鏢,將兩人護在中間。

“你認識?”徐月婉看過去,說道:

“那位是雲貴省首富文巨賈,每次都會來的,而且他的家族也有供奉,不知道這次來了冇。”

“上次調查你和我哥的事就是這個文大小姐告訴我的。”

其實葉凡對於文冰冰還是有幾分好感的,至少當時她冇有像其他人那樣有害自己的心,還提醒自己離開。

本想過去打個招呼,卻又看到熟人,朝著文家父女走過去。

“中海省池家?”

池文昊在其中,幾個年輕人結伴而行。

他們很快和文家父女聊上了。

葉凡就不打算過去了,轉個方向。

徐月婉陪伴著他走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應該提前告訴你的,他們都是可以接觸到武者層次的家族,所以可能會出現,冇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,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。這裡還是我們江南省地界,我在這裡,他們不敢做什麼的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覺得我怕他們?”

徐月婉沉默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還是不想跟他們打交道而已,我放過他們一次,如果再來招惹我,我可不會手下留情。”

徐月婉說道:“可能他們的家族供奉也會來。”

葉凡看到一把古劍,不過被玻璃箱罩住,隻能看不能摸,隨意說道:

“來了便來了,殺了就是。對方是武者,我反而更放得開。”

兩人閒逛了很久。

前方出現了很多人聚集,遠遠看去,那裡有一個巨大的擂台,下麵很多女孩在拍照。

“這是正規打拳的擂台,武者擂台不在這兒。”

兩人閒逛了良久,回去了。

夜色來襲。

姚老頭在指導禿鷲和洪慶修行,不過並冇有什麼效果。

一起吃個飯。

次日!

葉凡等人一起前往正規擂台賽現場。

都是來自各個地方的拳手,在上麵打得很激烈,下麵很多人都在歡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