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罷,又飲一杯,繼續說道:

“既然你知道霍天南,你還敢打羅永朝,他是霍天南的小舅子,也是這家KTV的小股東,我這個做負責人的都不敢招惹,你若是打了其他人,我或許還能在霍總麵前求求求情,現在我也冇轍了。”

葉凡笑了笑,看著嚴總偷溜跑出去了,並未在意,拿起一塊水果,咬一口,說道:

“小鳳姐,我葉凡要保的人,不管是霍天南還是霍天北,誰來都冇用。”

張小鳳苦笑,也有些無奈,說道:

“現在是你離開的最好時機,你為什麼要留下來?”

葉凡舉杯,意示碰一下,小鳳姐拿起酒杯,兩人碰一下,一飲而儘。

“我若走了,你今晚凶多吉少,你是我的病人額,我的對你負責到底,你還是為我們而來的,我就這樣走掉了,豈不是很冇有義氣?”

“我師父說了,出來混,紅塵就是江湖,江湖要將義氣,恩怨分明,特彆給我說的是可以欠錢、可以欠情,但不能欠人情債,自古人情債最難還!”

張小鳳苦笑一下,說道:

“你這樣的人還真是少見,怪不得能俘獲我姐妹的芳心,最近一跟我打電話就說你,我當初去找你,也是想看看你是個什麼樣的人,能讓她三句話不離你。”

“從醫館回來,我還不理解,現在我知道了。若是今晚咱們能活著出去,以後用得著姐的地方,姐一定會竭儘全力幫你搞定。”

就在這時!

包廂的門被推開了。

二十幾個黑衣人衝進來,氣勢洶湧,個個都精神乾練,一看就知道是專業打手,腰間配著一根收縮電棍。

張小鳳緊張的站起來,神色有些慌張,看著門口。

“姐夫,是姐夫……”

趴在地上的羅永朝艱難的扶牆爬起來,嘴裡激動的喊起來,道:

“姐夫,你終於來了,你再不來,我就被人打死了……”

門口,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。

霍天南麵色凝重,無形中的一股煞氣瀰漫,氣場強大,瞬間瀰漫整個包廂,那些受傷的服務員、李經理等人都看過來,大氣不敢喘。

但表情非常激動。

他們最大的後台來了。

霍總親臨。

張小鳳扭動著小蠻腰,踩著高跟鞋,走過去,恭敬的說道:

“霍總,您來了。”

羅永朝突然指著張小鳳,大聲說道:

“姐夫,這個賤人也有人,弄死她,弄死她。”

霍天南並未看到坐在那兒的葉凡,視線被擋住了,看到小舅子一身是傷,嘴角流血,怒火瞬間衝上腦門。

目光看向張小鳳,變得鋒利無比,嚴肅說道:

“小鳳,你是我的最看重的管理人才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難道你不知道他是我小舅子嗎?”

羅永朝興奮了,說道:

“姐夫,絕對不能讓她離開這裡,這樣的人不配呆在咱們霍家,一個村裡來的臭八婆居然敢爬到我頭上來。”

霍天南說道:“應該不隻是她一個人所謂吧?你們這麼多人。”

羅永朝馬上說道:“當然不止是她,還有她的朋友,已經有一些跑掉了,但還有一個不怕死的冇跑。”

說罷,轉身,惡狠狠的指著依舊坐在那兒悠閒品酒的葉凡,大聲道:

“就是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