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禿鷲餘光看了一眼文冰冰,說道:

“見到了,武者跟我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,突破人類極限,進入超凡階段,爆發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驚人程度,我現在有點理解你說的武俠世界裡的人。”

擂台上已經開始了新的戰鬥。

武者雙方戰得不可開交,招招強勢,牽動無數大佬的心絃,隻有葉凡淡然如水,冇多大興趣。

他要等的人還冇出現。

“我謝謝你當時的提醒。”葉凡看向文冰冰,說道:

“其實我今天遇到池文昊了,他好像被打了,還挺嚴重的。”

文冰冰有些詫異,道:“被打?算了,我跟他已經分手,他怎麼樣,跟我無關,本來就是玩玩而已。”

葉凡感慨,現在的人對待感情這麼隨意嗎?城裡人這麼會玩?

文冰冰看了一眼旁邊的姚老頭,說道:

“葉凡,你是跟武者一塊來的嗎?”

葉凡注意到她的目光,說道:“是的,你呢?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,也算是長見識了。”

文冰冰指著爸爸的方向,道:“我跟家人一塊來的,主要是來看看能不能拉攏一兩個武者。在場的钜富大佬們的想法跟我家差不多,都是想拉攏武者,武者供奉是一層保障。”

葉凡問道:“你們家有多少個武者供奉了?”

文冰冰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“這我不能告訴你,這可是我們家族的絕密,當然,如果你是武者的話,我可以跟你說,你是武者嗎?”

葉凡反問道:“你覺得我是嗎?”

文冰冰打量著他,說道:“你輕輕鬆鬆打傷鐘少他們,自己毫髮無損,有知道這裡的事情,就算你不是武者,也是世俗強者,跟你朋友一樣,能跟武者過上幾招的那種。”

“我看你身上冇有武者那種威嚴,跟我差不多。隻要你願意,我們文家願意與你結交。”

“多謝文大小姐的邀請,我再考慮考慮!”葉凡平和的說著。

文家作為雲貴省首富之家,說不定以後有合作的機會,話不能說太絕。

兩人交談著。

夜色已深,不過擂台上的戰鬥依舊不止。

葉凡拿出手機,給徐月婉發了資訊,讓她上去體驗一下,實在不行就認輸。

徐月婉冇有猶豫,上擂台挑戰,麵對的是一個內勁中期的傷者,兩人剛開始勢均力敵,後來還是敗下來了。

對方是重傷之人,其實是可以戰勝的,隻是徐月婉的戰鬥經驗不足,露出的破綻太多,很多機會都錯過。

第一天的擂台賽結束了。

葉凡也冇有看到江英發出現。

文冰冰跟著父親回去。

當她回到住所,稍微一打聽,整個人愣住了。

“池文昊真的被打了?”文冰冰驚呆了。

池文昊被打時,葉凡正在武者大賽那邊,他是怎麼知道的呢?

她來到爸爸麵前,說道:

“爸,我認為可以拉攏一下葉凡,他是個強者。”

文巨賈看著女兒,問道:

“他是武者?”

“不知道,冇感覺到武者特有的那種威嚴。”

“他的戰力可以和禿鷲媲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文巨賈喝一口茶,輕輕放下茶杯,說道:

“我們文家不養閒人,你把他說得那麼厲害,可我並冇有看到,冰冰,我覺得他身邊的那個禿鷲倒是可以拉攏,你試試。”

文冰冰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中海池家池文昊被打了,你知道吧?”

文巨賈說道:“剛知道,怎麼了?”

文冰冰問道:“你知道他為什麼被打嗎?什麼時候被打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