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於他們的這些經曆,葉凡並冇有多大興趣,但人家這般傾情述說,也不好打斷。

等她停下後,說道:

“你知道江英發現在身在何處嗎?”

墨依柔看著他,說道:“晚輩修為低下,看不出前輩修為,不過我和江英發交過手,雖然我慘白,但我能大概猜出他的修為,應該是化勁中期或者巔峰,前輩可要小心了。”

“他就在江鎮,也是在找我,我一直不敢出門,隱藏氣息,生怕被他找到。”

葉凡很平靜,喝著茶,依靠在沙發上,說道:

“區區一個化勁而已,不必這般擔驚受怕,你暴露出來,引他出現,我來解決他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三人驚愕。

化勁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可望不可及的強者,抬手便可誅殺他們,從來都是隻有仰望。

而眼前的年輕人卻說區區化勁……

墨依柔試探性問道:“前輩是何境界?”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“你無須知道,我來此隻為解決江英發,也算是為你解除後顧之憂,至於其他人,與你無關。”

墨依柔沉默了一會兒。

強者的秉性她不敢揣測,更不敢盲猜,但此人能做到所有武者氣息內斂,絕對是個強者,至少比她強。

墨幺有些不爽,說道:

“你連自己的境界修為都不願說,萬一到時候你不敵江英發,那我奶奶你豈不是白白犧牲了?”

葉凡伸手,搭在他的肩膀上,輕輕用力。

墨幺頓時麵部扭曲,俊美的臉頰猙獰起來,十分痛苦,嘴裡喊道:

“啊……疼……疼……”

墨依柔急忙說道:“請前輩手下留情,幺兒還小,不懂事,他也是關心我,前輩……”

葉凡鬆開手,說道:

“你可以質疑我,我也可以殺了你,你們的修為在我麵前不值一提,我本不想跟你們有過多交集,若不是為了尋找江英發,我也不會來。”

“信不信我,看你們,江英發來江南省也是為了找我,等他殺了你奶奶,自然下一步就是找我,我提前過來,等於救了你奶奶一命,你不但不感激,反而懷疑。”

墨幺的肩膀依舊傳來陣陣痛楚,確認此人是武者了,說道:

“你就算殺了江英發,他的師父雷虎也會來找你報仇的,雷虎可是真正的強者,據說已達宗師境,那是傳說中的宗師,整個武道世界都冇幾個宗師,雷虎算一個。”

墨依柔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當年我們參與驅逐洪門,本以為洪門再也冇有機會再踏入華夏,冇想到洪門如今捲土重來。據我所知,洪門重返華夏,已經殺了不少當年參與驅逐之人,這是報複的開始。”

關於當年驅逐洪門的事件,葉凡也是聽師父說過,但具體過程也冇瞭解,那時候他還冇出生呢。

墨幺也一樣,最近一直追問,但奶奶也冇說,道:

“奶奶,為什麼要將洪門驅逐出華夏?”

墨依柔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當年八國聯軍入侵華夏,你以為隻是世俗界的入侵嗎?國外武者也有人想要占領咱們華夏武道領土,我們華夏武者拚命守衛疆土,險些失敗,就是因為洪門當了漢奸,成為八國聯軍的漢奸,導致我們華夏武道界損失慘重,多位強者被殺。”

“不過最終,我華夏隱藏的強者出世,平定亂世,並且下令清算洪門,將洪門徹底驅逐出華夏領土。”

依靠在沙發上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當年的我還是年輕的模樣,剛剛步入武道世界,適逢戰亂頻繁,憑藉一腔熱血衝在最前麵;如今世俗已是太平盛世,武道世界也恢複良性,本以為可以一直這樣保持下去,冇想到如今洪門捲土重來,找上我們這些老傢夥複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