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鎮某個禁區內,坐落著古典的城堡。

房先生邁著輕盈的步伐,走過去,跟在一名手持佩劍的女子身後,大氣不敢喘。

來到大廳內,看了一眼上方的古裝女子,雙手抱拳,低著頭,充滿敬意的說道:

“前輩,葉凡不願來。”

女子背對著他,看不到表情,傳來聲音,道:

“不來?他說什麼?”

房先生猶豫了一會兒,有點不敢說。

女子再次開口,道:

“直說無妨!”

房先生這才說道:“他說我們的邀請可能是龍潭虎穴,還說是您要見他,應該去找他,而不是讓他來找您……我……我說您是罡勁武者,但他還是這個態度。”

女子冇有馬上說話,沉默了一會兒。

房先生不知她在想什麼,生怕前輩會因為自己邀請不到葉凡而生氣,責怪自己,冷汗直流。

手心都是汗,大氣不敢出。

好一會兒,女子纔開口,道:

“你不是已經查清他嫁禍給中海池家嗎?中海池家可有武者來?”

房先生道:“有,兩位武者,一個內勁,一個外勁……”

突然意識到什麼,馬上說道:

“前輩是想讓池家瞭解事情的真相,找到葉凡報仇?”

女子並未說話,便是默認。

房先生又說道:“這葉凡實力非凡,連外勁巔峰都不是對手,恐怕池家那兩位……”

女子緩緩說道:“結果不重要,重要的是過程,你去做便是,直接把葉凡的訊息公佈出來。”

房先生不敢質疑,道了一聲是,轉身離去。

出門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中海池家打電話,將三百五十億的來龍去脈告知,並且把葉凡所在的小院地址也說了。

他能感受到池家的憤怒,掛了電話,嘴角露出冷笑。

江鎮的某個古建築彆墅內。

中海省池家眾人在這兒坐著,帶著一定的怒火,旁邊還有江浙省溫家,和大明星柳如煙。

他們是世俗龐大家族,身後都有武者供奉。

正在緊急開會。

“房先生親自給的訊息,不會有錯,葉凡就在江鎮,而且他就是嫁禍我兒子的人。”中海省池家家主池永寧,帶著怒火,緩緩說道:

“我池家有兩位武者供奉在此,不管如何,葉凡傷害我池家的仇,必須得報。”

“關於之前孩子們的那場飯局和狩獵場的事件,在座的各位都有家族弟子參加,所以我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告知,要不要跟我一起找葉凡算賬,就看你們的意思了。”

江浙省溫家一位中年男子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報仇是必須的,正好現在是白天,池家主,你已經確定了嗎?我溫家打手便可報仇,無需你們出手。”

大家一拍即合。

決定一起前往,找葉凡報仇。

葉凡並不知曉那些仇人已經前來,給洪慶等人施針後,給他們講解灌入如何修行武道的方法。

洪慶和禿鷲屬於世俗界的高手,對於這方麵的天賦不錯,悟性也很好,雖然還未掌握技巧,但也已經隱約觸碰到門檻。

突然!

葉凡停下指導,餘光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的說道:

“堂堂罡勁武者,居然這麼小心眼,還真是讓人無語。”

徐老頭看向葉凡,問道:“葉醫生,怎麼了?”

葉凡冇有回答,而是看向門口。

四輛車子很快出現並且停在小院門口,池家、溫家、大明星等人下車,眼眸飽含厲色,來者不善。

小院內的人也終於看清,紛紛警惕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