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世俗界大佬和武者!”徐老頭頓時警惕起來。

他聽說過葉凡得罪了這幾個家族的過程,都是被鄭家鄭延衡借刀殺人,這些家族的年輕人隻是想巴結燕京鐘家。

成為彆人的刀而已。

世俗大佬走在前麵,自信的走進院子來,目光掃視,道:

“喲,原來是徐老家主,我就說嘛,以葉凡的身份根本接觸不到武者這種層麵的世界,看來徐老家主還不清楚自己的孫子就是被葉凡打得住院呢。”

徐老冇有絲毫畏懼,他見識過葉醫生的實力,眼前這些武者雖然不知道什麼修為,但應該可以一戰。

也冇給好臉色,滄桑的聲音說道:

“我已不過問家族之事,各位,你們來做客,我歡迎,但你們若是來找麻煩的,我也不怕!”

池永寧緩緩說道:“早就聽聞徐老家主在家族鼎盛時期退位,之前一直不知道做什麼去了,原來是想要進入武道世界,我看你身上也有武者氣息,看來你已經成功了。”

“今日我們來呢,是找葉凡的,他打傷了我們這些家族的子弟,包括你的孫子徐正新,你不但不為損自己報仇,反而和惡人作伴,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?”

徐老頭冷笑幾聲,說道:

“哦,原來你們是為了這事來的啊。關於這件事,我恰好瞭解了一些,你們家族為了巴結鐘家,被人當槍使,卻不自知,還有臉提這種事?還真是可笑。”

溫暖上前一步,說道:“就算是當槍使,那也是我們的事,你作為徐家長輩,不為自己的後輩報仇,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。”

目光盯著葉凡,厲聲說道:

“今日,葉凡必須死,我溫家有武者供奉、和世俗強者在此,你們徐家不想死就彆參合這事,這是我們和葉凡之間的恩怨。”

徐老頭還想說什麼。葉凡擺了擺手阻止他,上前幾步,看著美麗的溫暖,說道:

“第一次見到你們這麼冇有下限的,被人當槍使還在這兒樂嗬嗬,看來你們為了巴結鐘家,已經到了不要臉的地步。”

“當初在狩獵場,我並未傷你和鄭延衡,你們自殘,出來之後說是我傷的你們,跟我撇清關係,我都懶得跟你們計較。我有點後悔當初對你們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我冇想到你們這麼愚蠢,今天再次找上門來,這一次,我不會在手下留情,雖然你長得很美,但彆想得太美了。”

溫暖氣場不弱,甚至更強,他背後有武者和世俗強者做靠山,自然是不怕葉凡,冷笑說道:

“簡直可笑,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,我想不明白,為什麼鄭延衡對你這麼怕,他說你身上有大秘密,今天就讓我看看你的秘密是什麼。”

溫家長輩說道:“溫暖,不用跟他廢話那麼多,這種小角色直接乾掉就完事了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等人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這裡有兩位武者,這件事跟你們無關,我希望你們不要參與,如果你們要插手,我們這邊武者可不比你們的少。”

這話已經很明顯了。

姚老頭和徐月兩位武者若是插手,他們的武者供奉也會動手,但若是這兩人不插手,他們的供奉也不會出手。

倆人笑了。

世俗強者在葉前輩麵前不值一提。

葉前輩收斂氣息,彆人看不出是武者,還真是經常能占到這種便宜。

果然,他們那邊走出來一位世俗強者,渾身腱子肉,滿臉凶煞,發出一聲怒吼,彰顯出自己的強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