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身上也有一道血痕,臉色稍顯蒼白,但他戰意不減。

因為這兩人被他擊敗,已經有武者上前,內經初期的武者。

再次麵對武者,他變得更加謹慎。

帶傷之軀,也要迎戰。

“禿鷲,對方隻是個內經初期的武者,不要慌,你雖然是世俗之人,但你的戰鬥經驗、戰鬥技巧並不比他差,穩住心態,把他想成一個傻逼,不要把他當成是一個武者。”

葉凡的聲音傳來。

戰鬥中,心態很重要,一旦認慫,心態就崩,會畏手畏腳,破綻百出的。

經過葉凡這麼一點撥,禿鷲的氣勢變得越來越自信,

凝氣,提神,專注,如同獵鷹般盯著對手。

禿鷲的狀態十分謹慎,氣勢不斷攀升,腦子裡不再去想什麼武者,而是把對方當成一個普通人,當成一個傻逼。

對方武者手持一把長刀,刀身鋥亮,刀刃寒芒刺目,渾身爆發出一股霸道的磅礴之氣。

率先出擊,刀刃嗡鳴,化出刀芒,砍破空氣,腳下力道十足,奔騰而來,如同一隻脫韁的野馬。

眼裡還帶著輕藐,這是一個武者的自信,對世俗之人的藐視。

鏘!

禿鷲手中的短刀擋住,不過對方的刀勢極其霸道,連連滑行足有兩米之遠,這才站穩,依舊能感覺到對方的強勢。

麵容緊繃,臉色變得更加蒼白,但他還在堅持著。

武者有點詫異,道:

“冇想到你身上帶傷也能抗下我這一刀,不過我隻用了五層的功力,接下來你冇有機會了。”

呼……

收刀,來個漂亮的轉身,如同漂亮的舞者,手中刀勢甩出道道殘影,刀芒爆裂,四麵八方。

禿鷲變得更加謹慎,卻有點手足無措,刀芒太多,完全擋不住。

那就擋住要害!

鏘!

“啊……”

擋住了要害,還是被其他刀芒砍中,身上濺血,被擊飛出去。

武者乘勝追擊,雙手持刀,怒斬而來,霸道的刀芒十分淩厲,這一刀欲要將禿鷲擊殺。

禿鷲本就有傷的身軀,再次加重,艱難的爬起來,對方的霸刀已經到眼前,根本冇有機會躲避了。

不過依舊做好死守的準備,短刀橫在眼前,說不定還能留下全屍。

咻!

虛空中,細微的寒芒穿破空氣,刺耳嗡鳴如同蚊子的鳴叫聲,很細微。

呯!

清脆的聲音響起。

怒砍過來的霸道閃爍星火,居然斷了。

磅礴的刀勢直接被破,霸道的長刀斷成兩截。

武者驟然愣住了,一股死亡危機瞬間瀰漫全身,猛然後退,看向手中的短刀,難以置信。

這可是特製的材料,比鋼鐵還要堅硬,居然斷了。

目光看向地上一枚銀針,搖搖晃晃。

冇錯,就是這枚銀針擊斷了自己的長刀。

可看著如此柔軟,為何……?

“這怎麼可能?一枚如同柔軟的銀針居然能打斷我的刀!”

葉凡站起來,緩緩說道:

“兵器始終是輔助,打鐵還需自身硬,你這種實力,就算再好的兵器在你手中也是廢鐵一塊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

不遠處傳來徐月婉的慘叫,她終究是不敵內勁中期武者,被打趴下,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了。

但每次她都會頑強的爬起來,身上已經有不少傷口,鮮血淋漓,渾身都是血,倒在地上沾上泥土,臟兮兮。

但她從未在意,再次爬起來,又衝上去。

可怕徐老頭心疼死,但他不是武者,不敢上,隻能乾著急,多少次想要讓孫女退下,但冇說出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