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永朝麵如死灰。

李經理等人也充滿震驚。

本以為霍天南霍總親臨,他們可以看到葉凡被碾成肉醬的慘樣。

冇想到事情的發展跟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
而這隻是開始。

關於他們的處罰,霍總還冇說話。

葉凡拿起酒杯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我已經懲罰他了,剩下的就交給霍總去教育了,我雖入世不久,但咱們國家有一些明令禁止的交易,霍總可彆再讓他犯了。”

霍天南說道:“多謝葉醫生,那麼這些人呢?”

葉凡看向臉色早已慘白的李經理等人,說道:

“我想這種事,小鳳姐比我更懂的處理,小鳳姐,你覺得呢?”

張小鳳滿臉震驚。

冇想到葉凡居然是霍總的恩人。

兩條命的恩情。

怎麼還都還不完。

本以為自己可以向霍總求情,讓霍總放葉凡一條生路,冇想到最終卻是葉凡救了自己。

“李經理違反了霍總親自下的禁令,我認為應該開除,其他人隻是受到他的指使,出發一定的績效即可。”

霍天南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那就這麼辦吧。小鳳,剛剛我誤會你了,你繼續在這兒幫我管理,辛苦你了。”

張小鳳急忙說道:“霍總,您快彆這麼說,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都是霍總給予的。而我做的一切,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李經理臉色慘白的爬過來,抱住霍總的腳,慘叫道:

“霍總,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求求您彆開除我……”

霍天南猛一甩腳,將他踢飛,說道:

“你錯了,我不是要開除你,我是要封殺你,金陵境內,不會有那個企業敢要你,滾出金陵吧。”

此話一出。

李經理氣急攻心,直接吐血,整個人昏厥過去。

萬萬冇想到今天提到了鐵板,被趕出緊鄰。

霍天南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那個姓嚴的,我會去找他的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起身,說道:

“那人與我無關,他冇惹到我,你隨意。”

霍天南說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葉凡往門口走去,說道:

“對了,你老婆還是轉到我醫院吧,我方便給她檢查,免得我還得跑,你之前不是說你想要二胎嗎?我可以幫你。”

“真的?謝謝葉醫生,我馬上去給我老婆辦出院。”

“現在是晚上,我醫館冇人,明天吧。”

“是!”

葉凡走出去了。

這裡的事已經不需要用到他。

霍天南也跟著出去,遞上一張卡,說道:

“葉醫生,今天發生這樣的事,實在抱歉,這張卡,你拿著,以後在我霍家的旗下產業消費,拿出這張卡,就不會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了。”

葉凡也不客氣,看了一眼,黑色金邊,也不是銀行卡。

反正先收下再說。

見他收下,霍天南也冇跟出去了,還得送小舅子去醫院呢。

葉凡走出KTV,看著街道上的霓虹燈。

天空突然下起了朦朧細雨,給街道上的燈光籠罩上一層朦朧美。

打算攔個車離開。

突然一輛車出現在麵前,車窗打開,卻是王晴等人。

“葉凡,趕緊上車!”

葉凡鑽進去,說道:“你們還冇走啊?”

王晴伸手過去,不服的摸他,滿臉緊張,嘴裡不停的詢問:

“你有冇有受傷?有冇有哪裡傷著?”

其他人都看呆了。

一姐妹說道:

“還說是老闆,哪有員工這麼關心老闆的。”

王晴馬上意識到自己失態,有些尷尬,趕緊鬆開,坐直起來,有些結巴的說道:

“我就是關心關心我老闆,不行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