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葉前輩安排的,他不敢插手。

葉凡看了一眼正在爬起來的徐月婉,並未說什麼,走向想要殺禿鷲的武者,緩緩說道:

“你把我的人都打傷了,接下來,輪到我打你了。你剛剛想要殺他,所以我要殺你,你冇意見吧?”

武者並未感覺到他身上有任何的武者氣息,但又感覺哪裡不對勁。

剛剛的銀針肯定是他射出的,居然能擊穿自己的刀勢,還擊斷了自己的長刀。

作為一個世俗之人,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。

可他身上真的冇有武者氣息。

“就憑你嗎?一個世俗之人!”

先不管那麼多,不管他怎麼邪乎,世俗之人終究不是武者的對手。

拿著斷刀衝過去,刀刃依舊爆發出極強的刀威,想要以斷刀擊殺葉凡,若葉凡真的隻是個世俗之人,斷刀足矣。

葉凡緩緩走過去,看著他衝殺過來,並不慌,也不打算躲開,彷彿無視般。

斷刀近在眼前。

葉凡伸出手。

瞬間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炸開,強勢的碾壓之氣震懾下來。

武者頓時感覺到了無窮的壓迫力,強橫的刀勢瞬間瓦解,死亡的氣息傳遍全身。

嗡!

斷刀被葉凡的兩根手指夾住。

“什麼?你……你竟然……”

這位武者震驚的說不出話來,難以置信。

不僅僅是他,他身後的池家、溫家、大明星乃是他們身邊的武者們都驚呆了,瞪大雙眼,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。

來勢洶洶的武者砍出極強的一刀,居然被對方用兩根手指接住了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“這可是內勁中期的強者,他憑什麼?”

“難道他是武者?可是……”

幾個世俗之人瞪大雙眼,完全不可思議。

旁邊一位武者麵色凝重的說道:

“他就是武者,而且很強,你們之所以感覺不到他的武者氣息,那是因為他已經做到氣息內斂,彆說是你們,就算是我們這些武者,如果他不出手的情況下,我們也感受不到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世俗之人驚呆了。

葉凡是武者?

還很強!

這簡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怪不得他能這麼從容。

“啊……”

那位武者橫飛過來。

世俗之人根本看不清葉凡是如何出手,隻看到了武者的斷刀插入自己的心臟部位,鮮血狂流。

武者倒是看清了。

葉凡手速極快,奪過對方的斷刀,刺進心臟。

再一掌拍飛。

那人重重的栽在地上,發出慘叫,已經奄奄一息,命不久矣。

“前輩……”

世俗之人走過去,看著垂死的武者。

柳如煙的男朋友、青年武者麵色凝重,說道:

“前輩,他是什麼境界修為?”

老頭武者眯著眼睛,盯著葉凡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看不出,但比我們都強,想要取勝,唯有聯手纔有一線機會。”

老頭武者是內勁巔峰修為,也是這裡所有武者中最強的,他即將突破,踏入外勁,甚至可以說一隻腳已經邁進外勁修為。

在場的五位武者心神一凝,紛紛握緊自己的兵器,隨時出擊。

幾乎同一時間,五道身影快速移動,並肩而站,麵對葉凡。

葉凡很淡然,再次聽到那邊的徐月婉被擊飛出去,緩緩說道:

“婉兒,你休息吧,總結經驗,以後有機會再戰,把他也交給我就行。”

徐月婉艱難的爬起來。

徐老頭哦趕緊跑過去攙扶孫女,看著她渾身是血,臟兮兮的心疼不已。

“婉兒,你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