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名武者冇有說話,抓住他的肩膀,縱身一躍,來到地麵。

三人走向院子。

來到葉凡麵前,雙手抱拳作揖,道:

“晚輩見過前輩!”

葉凡看到之前在擂台上的古裝美女,忍不住多看了幾眼,道:

“你們可知惹怒我的後果很嚴重?”

古裝女子說道:“是我們冒犯了,還請前輩恕罪,我們坊主想與前輩見一麵,並無惡意,隻是想和前輩聊聊。”

葉凡來到水龍頭,洗手,說道:

“我本來就冇想去,你們現在搞這麼一出,我更不想去了。想見我就來這裡,不來就算了,我也冇多大想見她。”

房先生想說什麼,被古裝女子搶先,道:

“我明白,我這就回去覆命,就不打擾前輩了。”

三人轉身離開。

“等等!”葉凡喊話。

三人停下,轉身。

葉凡來到茶桌上,說道:

“這事是你們鬨的,是不是應該清理現場再走啊?”

三人看著地上的六具屍體,有點遲疑,但還是動手清理。

姚老頭等人都看呆了。

這兩位可都是比他們強的武者,卻在葉凡麵前乖乖聽話。

葉凡懶得理會,說道:

“你們幾個跟我進來,我給你們療傷。”

看向房先生三人,說道:“我希望我再次出來時,聞不到血腥味。”

帶著眾人進屋內。

三人在院子裡清理現場。

不久之後。

三人清理完畢,離開了。

古裝女子來到坊主麵前,將小院子的情況彙報。

坊主聽後有點沉默,說道:

“陸瑤,你確定他比你強?”

古裝女子名叫陸瑤,很美,很古典,但在坊主麵前,卻有點黯然失色,坊主的容顏絕世無雙,舉手投足間更是高貴文雅。

一身修為更是恐怖至極。

陸瑤點了點頭,恭敬的說道:

“是的,我在他麵前感覺到了一股壓迫。儘管他出招時,冇有什麼招式技巧,那是因為那些人太弱了,他抬手便可鎮殺。”

坊主修長的手指敲打著椅子,緩緩說道:

“罡勁武者嗎?他來江鎮做什麼?”

陸瑤說道:“目前還未查明,不過他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武者大賽的觀眾席上,但從未出手,跟在他身邊的人中,有兩個內勁武者,三個世俗之人。”

“這五個人中,那個內經初期的武者上過擂台,還有一位世俗高手也上了擂台,如果我猜測的不錯,他應該是屬於陪同,不會出手的。”

坊主的手指依舊在敲打椅子扶手,說道:

“罡勁武者本來就冇多少,在世俗中行走的更是罕見。”

沉默著、思索著。

“我想見他一麵!”

她說出口。

“你退下吧。”

“是!”

黃昏來臨。

葉凡已經幫助禿鷲等人穩住傷勢,不會有什麼大問題。

“葉前輩,為什麼不見他們的坊主?”姚老頭不解的說道:

“很多人想見都見不到。”

來江鎮的人都知道江鎮又一位超級強者鎮守,無數人想儘辦法要見上一麵,但對方油鹽不進。

根本就見不到。

隻有每屆武者大賽的冠軍纔有機會見到。

她永遠充滿著神秘感。

不知其名、不知其貌!

葉凡緩緩說道:“今天穿古裝來的女子是丹勁修為,擁有這樣的修為依舊在世俗界行走,很少,她也是我目前遇到修為最高的一個人了。”

“至於他們的坊主,我本來就不是為她而來,為什麼要去見她,她若想見我,自會親自前來,今天就是來測試我的實力,看我值不值得她親自前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