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知不覺過去了良久。

“葉凡,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。”文冰冰又來了,注意到葉凡身邊全都是武者,有些詫異。

特彆是看到墨幺,如此俊美的男子,還是第一次見到,甚至比她還漂亮,不過卻有一股陽剛之氣。

忍不住多看幾眼,帥哥養眼。

“我來隨便看看!”葉凡很隨意的說著。

文冰冰說道:“你知道嗎?池家、溫家還有柳如煙他們已經回去了,好像被打了。不會跟你有關係吧?”

葉凡一臉無辜,道:

“你這是什麼話啊,我可是良好公民,打架那麼冇有素質的事,我能做嗎?你彆誣賴我。”

“我咋看不出來你是良好公民呢。”

“那是你眼睛不夠雪亮。”

“你看,我眼睛很雪亮的好嗎?

“我隻看到了眼屎!”

“……你……直男,你會不會說話啊。”

兩人在這裡閒聊。

墨老和墨幺有些奇怪,但也冇說什麼。

按理說,這樣的強者不應該如此開玩笑,應該是嚴肅、正經、話少、甚至高冷纔對。

可葉凡卻一點都不沾邊。

若不是見到江鎮傳說中的強者親自來見他,都有些不相信。

墨老開口說道:

“我現在上去?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去吧!”

墨老走向擂台,墨幺跟著過去,他要在擂台下等候奶奶下來。

文冰冰有些詫異,道:

“武者做事要向你請示?”

葉凡笑了笑,也走向擂台那邊,說道:

“我們是朋友,說一聲而已。”

文冰冰越來越覺得葉凡不簡單,跟著走過去。

他們站在擂台下,更近距離的看擂台賽。

墨老上去,對戰一位同為外勁中期的武者。

兩人一頓激戰,墨老的柺杖隱藏著一把劍,她的劍勢有點凶猛,劍出如虹,雖然剛開始和對手難捨難分,不過後來以微弱的姿勢勝出。

而他準備下來時!

江英發上來了,雙手已經洗掉血跡,渾身氣勢磅礴,眼眸冰冷的盯著墨老,說道:

“墨依柔,我們又見麵了。這一次,我不會讓你跑掉了。”

“咳!”墨依柔猛然一咳,一口鮮血吐出,臉色蒼白,看著他,說道:

“江英發,我乃重傷之軀,你就算贏我也是勝之不武。”

江英發手中長刀發出陣陣嗡鳴,刀威不斷激盪,籠罩在整個擂台上,渾身充滿殺意,道:

“廢話少說,拿命來!”

“我認輸!”墨依柔把手中的兵器扔下。

江英發嘴角哆嗦,很不服氣,若不是規則不允許,他定要一刀砍殺此人。

墨依柔看著他,說道:

“你彆囂張,今夜,會有人殺了你的。”

江英發冷冷說道:“有冇有人殺我,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我會殺了你,就算在江鎮我不能殺你,難道你要一輩子當縮頭烏龜,躲在江鎮嗎?”

兩人在擂台上爭辯。

下麵的葉凡拿出一個黑色袋子,伸手進去抓了一把灰,往自己的臉上搓了幾下,頭髮也搓上。

“葉凡,你這是乾嘛?灰頭土臉的。”文冰冰被他的操作搞懵了。

葉凡並未理會她,縱身一躍,跳上擂台,直麵江英發,說道:

“聽說你很狂,都是一招致命,我領教你!”

江英發看著這人,好像見過,但又不認識。

他見過葉凡的照片,並未見過真人,也冇感受過葉凡的氣息,自然是認不出的。

“你是誰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?我殺了你師弟邁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