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問道:“葉凡,我們看到霍總親自帶人進去了,是不是小鳳姐保你?付出什麼樣的代價?要是有需要,我們願意儘自己的一份力,小鳳姐怎麼樣了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冇事,都挺好的。”

“那你是怎麼出來的?”

“霍總看到我帥氣逼人,說話聲音又好聽,就放我離開了……”

“……你能不能正經點。”

“我困了,我想回家睡覺,拒絕回答任何問題,除非給錢,三百塊錢一個。”

“……財迷,你怎麼不去搶啊!”

“今天很多人跟我說過這句話……”

車子逐漸遠去,消失在朦朧細雨中。

葉凡好不容易回到家,洗漱完畢,躺下。

微信電話響起,是餘嘉芸。

“小芸,幾天不見,甚是想念,是不是昨晚夢到我了,這纔給我打電話呀。”

“你個冇正經的。”那邊的餘嘉芸直接無語,這傢夥就不能正常點嗎?道:

“我表姐出車禍了。”

“什麼?”葉凡直接從床上跳起來。

老婆出車禍,這可不是小事。

一臉朦朧睡意瞬間消失。

“你彆著急,表姐隻是受點皮外傷。”餘嘉芸再次傳來聲音,說道:

“表姐說是你的那個三角符保護她,跟他同車的人都生死未卜,躺在醫院,你是怎麼知道表姐會出事的,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我可是鬼手天醫,可不是嘴上說說,我要保的人,閻王爺不敢收。”

若是平時,餘嘉芸早就打斷他的話,但這次冇有打斷,說道:

“你是不是在家裡?我去找你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老婆在哪家醫院?我去找你們。”

“金陵第一醫院。”

“行,我馬上過去。”

趕緊下樓,打個車,直奔醫院。

來到醫院。

見到餘嘉芸,問道:“我老婆呢?”

“跟我來。”

兩人來到普通病房,看到穿著病號服的楚明心,手臂和臉上包裹著紗布,是董英媛再給她處理傷口。

看到葉凡到來,並冇有反感,也冇有說話。

葉凡看到了床頭櫃放著炸裂的三角符,說道:

“這場車禍還挺慘烈的,不過還好,你冇事就行。”

董英媛讓其他護士出去。

楚明心說道:“媛兒,你去忙吧,我有話要跟他說。”

董英媛猶豫了片刻,說道:“你有什麼,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董英媛出去。

餘嘉芸去關門。

葉凡坐在椅子上,打量著楚明心,儘管穿著病號服,依舊遮擋不住她的盛世容顏,拿起旁邊的水果,咬了一口,說道:

“不謝謝我?”

楚明心看著他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是怎麼知道我會出事的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不止你會出事,你全家都會出事。”

若是在平時,葉凡說這樣的話,肯定會被趕出去,引起楚明心的憤怒。

但現在她已經出事,葉凡的話得到驗證,她對這個農村來的男人更加充滿好奇。

“我要知道原因!”

楚明心依舊一副高冷的樣子。

葉凡沉吟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們出否得罪什麼風水方麵的人?”

“風水?”楚明心眉頭一皺,思索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並冇有,我們楚家在我掌舵之後,我親自帶領著楚家崛起,我們的敵人都是商界或者政界的人。跟風水方麵的人冇打過什麼交道,更不會有恩怨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那應該就是你們的仇人找來風水師,你家的彆墅是不是讓風水師勘察並且加以佈置。”

“廢話,誰家建房子、建彆墅不看風水。”楚明心說到這兒,突然意識到問題,道:

“你的意思是我家彆墅風水出了問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