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英發瞬間迸發出恐怖的氣息,殺意瀰漫,手中長刀溢位的刀威冒著寒光,彷彿見到了血海深仇的敵人。

“原來是你,居然敢送上門來。我師弟的屍體呢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已經成為海魚的腹中食了吧,你可以去大海打撈一下,說不定那些海魚嫌他的皮膚太黑,不吃呢。”

江英發怒瞪著他,道:“我問你,你殺我師弟之前,可曾知道他是洪門的人?”

葉凡說道:“知不知道,有什麼關係嗎?”

江英發說道:“這會關係到你死亡的姿勢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那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?”

“你是什麼人,對我一點影響都冇有,對於我來說,你就是個將死之人。”

“那我告訴你,我早就知道你師弟是洪門的人,洪門叛徒、漢奸,我見一個殺一個,殺一個賺一個,你也要死!”

……

下麵的人已經震驚了。

江英發爆發出來的殺意比之前都要濃鬱,殺心更強。

“這人到底是誰啊?怎麼臉這麼黑?居然殺了江英發的師弟。”

“連洪門都敢惹,看來這人是真的不怕死。”

觀眾席上。

某個隱秘的雅間內。

兩名女子站在窗外,將擂台上的一切都儘收眼底。

“坊主,您見過葉凡了?”陸瑤問道。

坊主點了點頭。

陸瑤又問道:“坊主,為何葉凡要往臉上抹灰再上去啊,上去之後,又主動暴露。”

坊主說道:“隱藏身份資訊,他還想在世俗行走。”

江英發的氣勢比之前更加強盛,一把長刀嶄露鋒芒,刀勢淩然而霸道,刀威不斷蔓延。

整個擂台上都籠罩著一股壓抑的氣息,甚至蔓延到下麵眾人身上。

在眾人看來,他是強大的,出手狠辣,一招致命,已經奪取了三位武者的性命。

看來眼前這位臉上抹灰的年輕人會成為第四位。

“殺!”

一聲殺,刀光寒意,淩然而起,揮動長刀怒斬過去。

宛若一頭狂獅奔騰而來。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彷彿看到灰臉男子被一刀砍死的慘狀。

而葉凡紋絲不動,宛若百來不老鬆,就這樣看著他的霸刀殺來。

這一幕在眾人看來是放棄了抵抗,自取滅亡。

“他是被嚇傻了嗎?怎麼一動不動啊?”

“什麼情況?被嚇成這樣也敢上擂台?”

“喂,這人是上去送人頭的嗎?怎麼不動啊?你稍微反抗一下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下麵的人都為他著急。

拳頭緊握,屏住呼吸,不停的催促他行動。

完全看不懂!

擂台下麵的文冰冰也是直接懵了,著急說道:

“葉凡,你快躲開啊!”

“葉凡,你能聽到我說話嗎?快躲開……”

無論她如何喊叫,葉凡都冇有動。

抓住旁邊的姚老頭的肩膀,急促說道:

“你快去救他,你不是武者嗎?快去救……額……這……”

霸刀已經殺到葉凡麵前。

葉凡依舊未動,伸出手,渾身瞬間爆發出狂暴之氣,瞬間席捲整個擂台,徹底碾壓江英發的大勢。

兩根手指夾住對方砍來的長刀。

直接把文冰冰看懵了。

由驚恐變成了震驚,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不可思議,難以置信。

手還在抓住姚老頭的肩膀,卻隻見姚老頭嘴角微微上揚,有幾分得意。

呯!

清脆的金屬斷裂聲傳來。

長刀斷了。

葉凡的兩根手指夾住刀尖部分。

噗……

鮮血迸濺的聲音傳來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根本看不到葉凡是如何動手的,隻見到刀尖已經插在江英發的胸口心臟部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