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世界上排名靠前的惡犬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普通民眾請到我這邊來,以免傷及無辜。”

看熱鬨的民眾們紛紛靠牆過來,和那些醫生分開,保持距離。

葉凡大手一揮,說道:

“禿鷲,放狗!”

禿鷲解開惡犬的繩子,在牠的屁股上輕輕一拍。

惡犬發出一聲嚎叫,如同離弦的箭,奔騰撲過去。

這些醫生們頓時驚恐。

惡犬的速度、齜牙咧嘴,像極了瘋狗撲食。

醫生們驚恐亂竄,想要逃跑,可哪跑得過惡犬,慘叫連連,身上流血不止。

圍觀群眾看得心驚膽戰。

葉凡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些囂張的人此刻如同逃兵般的表演。

“啊……救命啊!”

“誰來救救我啊……”

“葉凡,你……你居然敢放狗咬我……”

十幾二十個醫生在那兒慘叫,衣服早已被惡犬咬爛,身上還有很多血痕,那都是惡犬用牙齒撕咬出來的。

這些人害怕的嚎叫、亂竄,麵對惡犬,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嘴裡還不停的對葉凡咒罵。

葉凡絲毫不在意。

最終,這些人一個個跑到葉凡身邊來,這才安全。

街坊鄰居們都看呆了。

高雅溪也有些被驚到,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些人都是各大醫院的醫生,有些還很有背景,以後咱們醫館在海州就真的成為公敵了。”

葉凡滿不在乎,看著這些人狼狽的模樣,說道:

“我們已經是公敵了,他們一開始就站在鐘家那邊,什麼時候相信過咱們,如果不給他們點教訓,他們是不會反思的,以為我們天醫館好欺負。”

高雅溪實在看不懂葉凡的操作,總是不按套路出牌。

不和同行搞團結,處處以人為敵。

想想,也都是彆人先招惹,但如果是一般人,都會儘力緩和,但他不一樣,你和我為敵,那就把仇恨拉滿,不在乎。

他的處事方式跟大眾不一樣。

“葉醫生,他們要是告咱們,怎麼辦?”

葉凡看著惡犬站在對麵,所有的醫生都已經跑到自己的身邊來,說道:

“告?除非他能告贏徐家,我會讓徐家來處理。”

徐家作為江南省第一大家族,擁有最強法務部,這些醫生所在的家族,就算有背景,那也比不上徐家強大。

跟和徐家作對的家族,整個江南省,恐怕冇有吧。

葉凡轉頭看向這些衣衫襤褸的醫生們,他們在瑟瑟發抖,眼中充滿怒火,說道:

“我叫你們滾,你們偏不滾,這就是下場,如果再有下次,這隻惡犬可是會吃人的,你們最好小心點。”

“現在馬上立刻給我滾!”

這些醫生們麻溜的滾。

“葉凡,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無恥葉凡,我看你如何扛得住明天鐘家的鬥醫。”

“無恥葉凡,你敢放狗咬我們,總有一天,我會報複你的……”

……

這些人很不服氣的罵罵咧咧走了。

總算清靜了。

葉凡看向群眾們,說道:

“你們是看病還是看熱鬨?看熱鬨的可以走了,看病的就過來。”

群眾一下子就全部散開。

一下子,天醫館空蕩蕩,隻剩下葉凡幾人。

“唉,一個鐘家就把我們醫館搞成這樣,一個病人都冇有。”葉凡無奈的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也就剩下住院的那些人了,好好照顧。”

高雅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葉醫生,現在已經冇有住院的人了,他們前幾天就已經轉院了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愣了一下,道:“這麼說,現在已經一個病人都冇有了?這也太慘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