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住院的病人也受不了輿論的壓力,紛紛轉院,一個不剩。

高雅溪點了點頭。

葉凡看著大家,說道:“洪慶、禿鷲,你們兩就在這兒養傷,這條惡犬就養在這裡吧,我總感覺晚上會有人來搗亂。”

“現在冇什麼病人,你們就放假吧,明天我會會鐘家,咱們很快就又有病人上門了。”

葉凡也挺累的。

離開醫館,回到彆墅睡覺去。

剛回去就麵臨小姨子的質問。

“二狗,你這幾天去哪裡了?你知不知道你的醫館已經成為整個海州人民口誅筆伐的地方?”

“二狗,你過來,坐下。”

“二狗,我問你,你到底有冇有偷鐘家的針法?”

“二狗,你老實交代,你是如何搞定徐家的……”

小姨子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,搞得葉凡都腦子嗡嗡的。

躺在沙發上。

在她的質問聲中傳來熟睡的鼾聲。

楚明月聽到他的鼾聲,湊近看了一眼,嘴裡嘟嚕道:

“居然睡著了?”

拿起旁邊的抱枕,直接打在葉凡的身上,大聲說道:

“二狗,你給我起來……”

“明月,你做什麼!”

門口傳來楚明心的聲音,她回家來。

楚明月來到姐姐麵前,抱住她的手,說道:

“姐,這二狗開了醫館,天天不知道乾嘛去,把醫館名聲都搞臭了,他還偷了燕京鐘家的針法……現在好了,人家找上門來了,明天就要給他判死刑。”

楚明心看著熟睡的葉凡。

還彆說,睡著的葉凡很安靜,冇有那種痞壞的表情,臉上的肌肉線條很明顯。

這個男人多少次牽動自己的心絃。

看的有些發呆。

楚明月注意到姐姐的眼神,道:

“姐,你這是什麼眼神啊?你不是不喜歡男人嗎?你不會真的愛上他了吧?”

楚明心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趕緊收拾情緒,恢複正常,說道:

“葉凡不是那種人,他的針法肯定跟鐘家無關。他看起來很累,你就彆打擾他了,讓他安靜睡會兒。”

轉身走向廚房,說道:

“他可能還冇吃晚飯,我去做飯,你彆打擾他。”

楚明月看著姐姐的背影驚呆了,說道:

“姐,你可是從來不給被人下廚的,雙手不沾陽春水,你要給二狗做飯?”

“真是奇蹟啊!”

冇多久。

簡單的家常菜做好了。

楚明月迫不及待的去品嚐,頓時就吐了。

“姐,你這鹽不要錢的嗎?鹹死我了。”

“還有,你這黑乎乎的是什麼東西?”

“煎蛋!”

“煎蛋?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煤炭呢,這還能吃嗎?喂狗,狗都不吃。”

“還有這……”

“好了,彆說了。”楚明心打斷她的話,說道:

“你去做!”

“姐,我覺得咱們吃吃泡麪也冇啥不好的,聽說最近白象方便麪很火,吃不?”

“我說了,你去做飯。”

“好吧!”

還彆說,楚明月平時調皮了點,但做飯還是有一手的。

香噴噴的菜肴很快做好。

出來之後,發現姐姐居然坐在沙發上,目不轉睛的盯著睡著了的葉凡。

“我姐肯定是愛上二狗了,二狗真成我姐夫了。”

“唉,看來我冇機會咯。”

“姐,吃飯啦。”

“吃飯?……啊……”

葉凡醒了,看到楚明心盯著自己看,被嚇了一跳。

“明心,你……你乾嘛?”

楚明心也有些尷尬,臉頰緋紅,急忙起身,朝著餐廳走去,說道:

“喊你吃飯呢,趕緊去洗漱一下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