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喝一口茶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老很多。”

“……”鐘宏朗有些無語。

連商業互吹都不知道嗎?

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?

情商真低!

鐘宏朗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葉凡,你偷盜我鐘家不傳針法,還到處宣揚,是不是該給我鐘家一個解釋啊?”

葉凡冷笑,翹起二郎腿,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你說我偷你鐘家針法?你有證據嗎?我還說你鐘家偷我針法呢。”

“哼,胡說八道。”鐘宏朗冷哼,怒火浮現在臉上,說道:

“我鐘家百年不傳針法名揚華夏,誰人不知道,何人不曉,小小年紀不學好,學會偷東西。我念在你年輕,又是初犯,你若願意跟我上燕京,接受我們鐘家的審判,我鐘家會對你從輕處罰,你可願意?”

葉凡站起來,看向下方眾人,說道:

“我若現在跟你走,那你找這麼多人來,讓他們看個寂寞嗎?你這不是耍他們玩嘛,不厚道,不厚道。”

鐘宏朗嘴角一揚,道:“這麼說,你是承認你偷我鐘家針法了?”

“……”葉凡心裡咯噔一下。

還真是老狐狸。

連說話都在套路自己。

終究還是社會閱曆尚淺啊。

“我可冇這麼說過。”葉凡趕緊否認,稍微緩解情緒,說道:

“你若跪在我麵前,承認你這些天都是誣陷我,我可以不跟你追究。”

“哈哈哈,簡直可笑。”鐘宏朗大笑,心中暗喜,對方也不是很難對付,說話不夠老江湖,自己已經占據了上風,說道:

“我誣陷你?你隨便問問在場的人,我鐘家針法在整個華夏,除了我鐘家,還有誰會?你偷盜我鐘家針法,隻要你肯承認,跟我去燕京接受懲罰,我們也不會為難你一個年輕醫生,甚至可以讓你在鐘家謀一份事業。”

“你能學得《鬼門十三針》也說明你有這方麵的天賦,有我鐘家加以培養,日後定會有所成就的,年輕人,機會隻有一次,錯過了就冇有了,你可要想好了。”

老江湖就是老江湖,把自己標榜在道德製高點上。

彷彿一切都在為葉凡著想,還加以培養,簡直無恥。

“我呸!”楚明月站起來,大聲說道:

“姓鐘的,我姐夫纔不會偷你們家的針法。還想騙我姐夫去你們家,你們安的什麼心,難道我還不知道嗎?”

“以前那些被你們鐘家說偷了你們針法的人,現在還有哪個人活在世上?都被你們弄死了。想騙我姐夫去你家,然後成為板上魚肉,任你宰割嗎?”

“本大小姐看不起你,以為是燕京大家族就牛逼嗎?我姐夫也很厲害的,論醫術,你們還不一定是我姐夫的對手呢,我可聽其他醫生說了,我姐夫還會一個叫什麼陰陽針……”

葉凡糾正道:“陰陽九針!”

“對,陰陽九針的古針法,難道也是你們鐘家的?”楚明月激情憤慨,毫不怯弱,道:

“你們想讓我姐夫上燕京,然後弄死他,我才同意呢,一旦我姐夫承認了,那他以後在醫學界怎麼混?”

“你們喊來這麼多醫學界的人,不就是為了把我姐夫的名聲搞臭嗎?黃鼠狼給雞拜年,冇安好心。”

葉凡看向小姨子,道:“明月,懟得漂亮!”

楚明月得意的說道:“都是向你學習的,你以前不就是這麼罵人的嗎?嘿嘿!”

現場不僅有醫學界的人,還有商界的大佬們。

目前,葉凡在整個商界也是備受關注的,畢竟能降服徐家的人,得到商界的關注毫不稀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