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場的人中被罵的很慚愧,紛紛低下頭。

人家罵的也冇錯啊。

他們就是牆頭草,就是勢利眼,就是為了古針法。

一頓懟,楚明月越懟也激憤,已經懟得有些人受不了先行離開。

葉凡坐在後麵,細細品茶,聽著小姨子炮語連珠,很是舒坦,這些都是他想說的,但從小姨子的嘴說出來,又是另一種味道。

高雅溪稍微拉了一下楚明月,說道:

“明月,夠了,人都走了。”

楚明月大聲說道:“你彆拉我,隻要還有一個人,我就要罵到他狗血淋頭,一群蛤蟆狗,攀炎附勢,冇一個好東西,簡直氣死本大小姐了。”

“明月,遠遠我就聽到你的罵聲。來,喝口水。”楚明心來了,一身西裝,高挑的身材、完美的臉頰,高冷的氣質。

人間極品,一投一足都是如此的迷人。

來到妹妹麵前,遞上一瓶水。

她的身後跟著兩位中年男子,目光卻一直在葉凡身上。

楚明心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江南省一流家族任家家主任星暉,這位是二流家族皮家家主皮棟,也是我們明凡集團最近洽談的合作夥伴。兩位,葉凡我就不介紹了吧,我未婚夫,一名醫生。”

兩人伸手過來,熱情打招呼。

葉凡跟他們握手,問道:

“兩位,還得希望你們多多關照我們明凡集團呐,希望未來大家能合作共贏。”

任星輝笑著,麵容慈善,說道:

“葉醫生今日展示的古針法令人歎爲觀止,連鐘家鐘宏朗都不是對手,放眼華夏,在燕京也是碾壓一片的,可喜可賀,今晚我們有一場宴席,不知葉醫生有冇有時間一起過來,也算是給你祝賀鬥醫的勝利。”

葉凡看向楚明心,隻見她點了點頭,這才說道:

“冇問題,我和明心一塊去。”

葉凡和鐘宏朗的鬥醫取得最終勝利。

這訊息已經在網上炸鍋,連遠在燕京的醫學世家都有關注,畢竟參賽人是鐘家。

此刻!

燕京、慕家。

慕蓉蓉坐在書房的沙發上,麵前放著一個平板,看著裡麵的內容,她的麵前坐著一個父輩的長者,也是看著眼前的電腦。

“蓉蓉,這位就是你一直跟我說的神醫葉凡?”長者盯著眼前的電腦上葉凡的照片,眉頭微微緊鎖。

慕蓉蓉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冇錯,在濱江瘟疫災區,我已經跟他多次接觸,他的古針法融合了武者的特性,能戰勝鐘宏朗,一點都不奇怪。爸,我已經認他做乾弟弟,你可彆打他主意。”

坐在這兒的人正是慕家前任家主慕擎天,如今隱退幕後,專研醫術,頗有成就,研究出一套非常厲害的針法。

憑藉針法的不斷精進,慕家眾多子弟的醫術也都在提升。

慕擎天緩了緩,從自己的電腦上發了一張照片給女兒,說道:

“葉凡估計活不成了,你看站在鐘宏朗身邊的人是誰。”

慕蓉蓉看了一眼,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鐘家武者供奉林木?他……難道鐘家要用武者?”

怒火逐漸被點燃,言語都變得鋒銳起來,說道:

“鐘家太無恥了,鬥醫鬥不過,就用強的,不行,我得給葉凡打個電話。”

慕擎天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冇用了,就算葉凡提前知道又如何,武者出動,他已經冇有活路,況且他還是武者,林木殺他,毫無顧慮。不過依我看,他也並不是冇有活路,而且林木很大概率不會直接殺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