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意思?”慕蓉蓉不解的看向父親。

慕擎天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就在剛剛,我微信問了廖弘博,他告訴我,葉凡擁有的《鬼門十三針》是原始完整版,而且你所說的《陰陽九針》也是事實。鐘家的針法從一開始就是殘缺的……”

慕蓉蓉頓時想到了什麼,道:

“爸,你的意思是說林木可能不會殺葉凡,而是抓住他,將他帶上燕京,鐘家逼迫葉凡交出《鬼門十三針》的原始完整版?”

慕擎天說道:“不僅如此,恐怕他連《陰陽九針》也得交出來,如果鐘家同時獲得兩門古針法,他鐘家必定會成為華夏第一中醫世家,畢竟會爬得更高,令所有中醫世家望而怯步。”

慕蓉蓉拿出手機,迫不及待的說道:

“我必須要給葉凡打個電話,必須馬上逃。爸,我讓他來燕京,我們保他。”

身在江南省海州市的葉凡接到慕蓉蓉的電話。

有點感動!

冇想到她還記掛自己。

將這麼重要的事告知,不過他並不慌。

他早已注意到鐘家的那名武者,隻是鬥醫到後麵,他消失了。

“慕醫生,很感謝你把這個訊息告訴我。”葉凡感激的說道:

“不過去你們慕家就算了,我在這邊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慕蓉蓉急了,道:“葉凡,還有什麼事比你的命更重要,你來我們慕家,我穆家有武者供奉,可以保你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慕醫生,我知道你們慕家可以保我,難道你們要保我一輩子嗎?我一輩子隻能躲在你身後生活嗎?你這算是包養我嗎?”

“這顯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既然你已經猜到我是武者,那你就不用擔心我。”

“唉,葉凡,我的好弟弟,你就聽姐姐一句勸。”慕蓉蓉十分無奈,說道:

“你這麼年輕,不過是個剛踏入武道世界的武者,我可聽說林木很強的,你被逞強。”

“你的醫學天賦是我見過最好的,你若死了,那將是一大損失,不管你怎麼想,就算當我包養你也行,你跟在我後麵,以後你的所有行動,我穆家供奉都可以保證你的安全。”

葉凡看一眼坐在自己對麵的楚明心,明顯感覺到一絲醋意。

儘管楚明心寵辱不驚,但她的眼神已經出賣了她。

聽到包養這個詞,她就醋意滿滿,但她必須得忍住,不能表現出來。

畢竟現在還冇和葉凡正式確立關係,也從未承認過。

“慕醫生,你這話說的,我未婚妻可是在我身邊坐著呢,你這樣她會吃醋的。彆再說什麼包養的話了。”葉凡笑著說,看到楚明心輕哼一聲,彷彿在表示自己無所謂,繼續說道:

“不跟你說了,她生氣了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看向楚明心,嬉皮笑臉,說道:

“怎麼?吃醋了?”

楚明心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,道:“誰吃醋了,我纔不會,你又不是我的誰,我吃什麼醋啊。”

葉凡嘿嘿笑了笑,說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是誰?”

“不想!”她站起來,轉身離開,來到自己的辦公桌上,說道:

“你出去,我要工作了。”

葉凡頗為無奈,隻能出去。

唉!

女人呐,就是嘴硬。

死不承認!

葉凡剛走出去,董建國就打電話過來,喊他出去慶祝一下。

去和金陵的好友們喝酒去。

談論醫術、葉凡也給他們講解了《鬼門十三針》,現在的高雅溪已經不再抗拒這門針法,畢竟已經確定不是偷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