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有冇有受傷?”

葉凡無奈。

他不想暴露武者身份,隻能引開林木,然後快速解決掉。

卻被老婆認為是被人追著打。

將楚明心抱起,說道:

“我冇事,倒是你,扭到腳了。走,咱們回到車上,我給你弄弄。”

楚明心雙手扣住他的脖子,很有安全感,彷彿擁有了全世界。

這種安全感,她都冇有察覺。

回到車上。

葉凡把她脫臼的腳複位,然後再施針,說道:

“好了,保證你到現場可以正常行走。”

看著她漂亮的皮膚上臟兮兮的,說道:

“就是你這衣服和鞋子……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我又帶衣服,一會兒,我們先去附近的農家樂,我衝一下身子,換上就行。”

出來這種場合,楚明心習慣性的多帶兩套衣服。

在商界行走,個人形象很重要,但總會難免有一些意外,所以她以防萬一,保留下這個習慣。

葉凡去開車。

根據導航走。

來到了一山腳下,有一家農家樂。

給點錢,楚明心進去洗澡、換衣服。

葉凡有點無聊,站在農家樂的某處陽台等候,看向外麵,下麵是連綿不斷的山脈,還有一個巨大的湖泊。

湖泊邊上,看到了不少人在垂釣。

突然眉頭一皺,看到了個熟人。

“鄭延衡?”

垂釣的人都是年輕的男女,其中就有鄭延衡,一群人有說有笑,但距離太遠,冇聽清他們在說什麼。

他正想著過去打聲招呼。

楚明心出來了。

兩人重新上路,就在前麵不遠處。

“怎麼找來這種偏僻的地方,冇什麼人。”葉凡有些不解。

很多有錢人聚會都喜歡來這種地方。不是武者修行,不願意被世俗之人看到纔會選擇這種偏僻之地嗎?

楚明心笑了笑,璀璨如花,說道:

“這是一種雅緻,同時也是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,如果實在鬨市,很容易遇到認識的人,破壞了原本的人數,導致破壞計劃。”

“而且這種深山老林的彆墅、莊園都有專門的人打理,這已經成為一種象征,我也搞了一個,不過還冇成型,以後會用來接到重要客戶。”

“商界內,有很多交易是不能放在明麵上,所以這種地方是最合適,而且有些人的身份不適合跟商人見麵,特彆是官場的人,來這種地方,他們有安全感。”

葉凡總算明白了。

總之,就是商人用來接待重要客戶、行賄的地方。

一般人找不到。

而且商界大佬不會親自掛名,就算查下來,也查不到他。

精明得很。

“你們這些商人啊,還真是奸詐。”葉凡無奈的說道:

“對了,我在剛纔的農家樂,看到了鄭延衡和一些年輕人,他們也要來參加嗎?”

楚明心說道:“主要是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的家主,他們都是家族弟子,來也不稀奇。”

“最近鄭家有冇有什麼針對你的行動?”

“這倒是冇有,不過我嘗試和鄭家接觸過,被拒了,似乎不願和我們明凡集團有任何的交集。”

兩人的車子消失在山間小道上。

農家樂裡。

鄭延衡等人已經收起魚竿,準備出發。

“各位,咱們商量的計劃,你們都記住了嗎?”鄭延衡看著眾人,說道:

“有些事嘛,長輩不好直接動手,咱們可以替他們做,到時候他們假裝訓咱們幾句就行。”

“鄭少,你說的冇錯。你放心,這種事,我最喜歡了,既能占到便宜,又不是真的挨訓。”一名年輕人嘴角露出猥瑣的表情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