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見過楚明心一次,那叫一個絕世容顏,可以說是我遇見最美的女人了,被一個小醫生弄到手了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輸在哪兒!”

呼……

一輛車從他們麵前呼嘯而過。

“是楚明月……我看到了,是她在開車。”

一位男子嘴角揚起,說道:

“楚明心的妹妹也來了,有點意思,姐姐這麼美,妹妹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,我喜歡,走起,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。”

鄭延衡看向他,說道:

“任少,你的人全部到位了冇?葉凡可是很能打的。”

任少不屑的說道:“能打?有我的人能打嗎?我那可都是精英,混在地下世界的王者,十個葉凡都不夠打的。”

眾人很快,呼嘯而去。

荒山野林裡,停著兩輛車。

從車內走下來七八人,其中為首的是鐘成震和鐘宏朗兩人。

“快找!”

大家很有默契的開始搜尋。

“三叔,林木前輩會不會出事了,按理說,現在應該給我們回個電話了。”鐘成震接著黃昏光芒,在山間尋找。

時不時被蚊子咬,趕緊拿花露水灑了一身。

鐘宏朗臉色有些擔憂,右眼皮頻頻跳動,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他們就是因為遲遲等不到武者林木的訊息,這纔來尋找。

當時約定好,完事了,給他們回個電話。

“林木是外勁高手,修行多年,戰鬥經驗豐富。葉凡年紀輕輕,就算比你說的那個姚前輩強,也就是內經巔峰,跟林木差距巨大。”鐘宏朗對於林木還是很有信心的,說道:

“而且,就算咱們判斷失誤,林木就算擒不住葉凡,逃跑也是冇問題的,也應該給我們一個信兒。”

就在這時!

遠方傳來聲音。

“鐘少,快來,找到了!”

大家趕緊過去。

還挺遠,足有五百米之遠。

鐘家叔侄頓時驚呆了。

林木已死,躺在雜草中,身下大量血液,全都是從脖子的一條血痕流出,雙眼大瞪,死不瞑目。

“死了?這怎麼可能?”鐘成震難以接受,臉色略顯蒼白。

鐘宏朗也是緩了很久才反應過來,蹲下,檢查屍體,說道:

“除了這傷口,冇有其他傷痕,這傷口……銀針割喉……一招致命。”

說到這裡,嘴角哆嗦幾下,道:

“夠狠的,居然銀針封喉,冇想到外勁高手都被一招斃命,看來這個葉凡修為屬實不低,殺我鐘家一個供奉,他將要付出血的代價,他必死無疑。”

他怒了。

林木是所有鐘家供奉中,關係最好的。

同時林木和其他供奉相處得也不錯,其他供奉知道此事,肯定會震怒,為林木報仇必不可少。

鐘成震緊握拳頭,咬牙切齒,說道:

“三叔,怎麼辦?給我爸打電話,派更強的供奉下來?”

鐘宏朗臉色陰沉,說道:

“我們現在對葉凡的實際修為尚未可知,而且這牽扯到武道世界的事,我們不好判斷。”

看著地上的屍體,說道:

“把林木前輩的屍體運回燕京,讓其他供奉過來看看,不用我們開口,他們定會為林木報仇,葉凡必須得死。”

“好!”

帶著屍體離開。

鐘家的反撲隻會越來越猛,定會引起多位武者供奉的憤怒,到時候聯手定能斬殺葉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人在酒會現場,並不知道鐘家的人已經找到林木的屍體。

“姐夫、姐,我來啦!”

楚明月開開心心的走過來,直奔葉凡去。

楚明心看了她一眼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