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你嫁給我!”

楚明心馬上說道:“你打算去泰國?”

“去泰國乾嘛?”

“變性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換個條件吧。”

撲哧!

在一旁的餘嘉芸忍不住笑了。

葉凡看向她,她強行忍住,說道:

“你以為自己很聰明?我表姐能在商界廝殺,帶領家族崛起,連你這點小心思都看不出來嗎?”

葉凡突然覺得女人太聰明也不好。

不好忽悠。

看來想要掰直老婆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“同意我給你看病!”

楚明心說道:“媛兒已經幫我處理過了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。”

楚明心當然知道,但她就是裝傻,說道:“我冇病,我很正常,現在這個世界是包容的世界,男歡女愛、同行相愛,在正常不過。”

葉凡站起來,歎了口氣,走到窗邊,看著窗外濛濛細雨,夜空昏沉,遠方還有閃電,說道:

“既然你不同意,那我也冇辦法了,我給你三角符,可以再保你一命,但你的家人一直都睡在彆墅內,他們恐怕活不長咯。”

言語中,還帶著惋惜。

表現得很同情,很傷心的樣子。

楚明心猶豫了一下,說道:

“你用我的家人威脅我?”

葉凡急忙轉過身來,說道:

“不能啊,老婆,你這就狹隘了,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你成功了,你打算怎麼治?”

葉凡嘿嘿笑了,走到病床旁,說道:

“俗話說,治病要治其根,我想見你時,你要抽出時間跟我見麵,我要瞭解你的情況,有問必答,不能隱瞞、不能撒謊。”

楚明心冷笑,說道:

“那也得我有時間,我很忙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能理解,我會在你有時間的時候見你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可以,隻要不影響到我工作,我可以跟你見麵,配合你。”

葉凡笑了,抓起一個蘋果,說道:

“這就對了了嘛,你在醫院躺著吧,我先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楚明心喊住他,說道:

“我需要你的平安符。”

“我給你了啊。”

“我需要很多。”

“多少?”

“你有多少,我要多少。”

“你當我這是地攤貨啊?跑我這兒采購來了。”

“我要做生意,要應酬,我需要,我的家人需要,我的客戶也需要,你開個價,我可以買。”

“不賣!”

“……”楚明心一時無語,說道:

“你什麼時候破解我家的風水問題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明天有事,後天吧,我先去看看,我可跟你說清楚,一次肯定解決不了的,需要時間。”

一次解決了,那就顯得太容易了。

萬一日後楚明心反悔了,不配合自己的治療咋辦。

拖!

就算解決了,也得裝作還冇解決。

日久生情,得多製造機會跟她相處。

“對了,你作為選址人,也作為房主,我破解之時,你必須在場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離開醫院了。

心裡美滋滋。

他走進楚家彆墅時,就一直在等著這個機會的到來。

想要掰直老婆,那就必須得和她有所交集。

感情的培養需要互相接觸,冇有機會也得製造機會。

“老婆,給我等著,我一定會把你掰直的,我要讓你心甘情願嫁給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