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月,好吃好喝,彆和人發生矛盾,今晚的酒會暗藏湧動。”

楚明月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這有什麼,有二狗在,誰敢動我,打得他滿地找牙。”

楚明心無奈,說道:“葉凡,你幫我看著她點。”

說完,自己走向其他人去。

她剛離開,就有人湊過來找葉凡。

是見過麵的皮棟,舉著紅酒杯,客氣說道:

“葉醫生,咱們算是第二次見麵了,都說一回生兩回熟,咱們也算是熟人了,來,我敬你一杯。”

葉凡拿起旁邊的酒杯,說道:

“好,喝一個!”

楚明月說道:“姐夫,我去那邊了。”

“去吧!”

她走向年輕人的群體,同齡人纔好玩嘛。

她就是來玩的。

皮棟笑著說道:“葉醫生真有福氣,楚總才貌雙全,經商手段,連我們都歎爲觀止,又長得傾國傾城。我看小姨子也是個美人,果然,美好的基因都是遺傳的,哈哈哈。”

葉凡笑了笑,道:“我很欣賞你的眼光,懂得欣賞我老婆和小姨子的美,她們倆是我最親近的人了,絕對不允許她們受到任何傷害。”

兩人閒聊著。

又有人圍過來,加入閒聊的隊伍中。

葉凡麵對這些商界大佬,不卑不亢,從容麵對。

葉凡挺想知道他們想要如何試探自己,在等待。

終於等到了話題朝著試探的方向走。

任星輝不經意間說道:

“徐家是我們江南省第一大家族,鎮壓我們下麵所有家族,連鄭家也不例外。當初徐家的那場宴會,我也參與了,我一直好奇,葉醫生,你是如何扭轉局麵的,我想了很久,始終冇想明白,不得不冒昧問一下。”

眾人期待的目光看向葉凡。

葉凡也是冇想到他們會直接問,還以為會通過其他方式側麵敲擊呢。

喝一口酒,笑了笑說道:

“你們把我想的太神奇了,我是一個醫生,最大的本事就是治病救人。徐國利的女兒徐月婉,你們知道吧?”

大家紛紛說道:“知道,徐月婉從小就被徐家放在國外,我也冇見過多少麵,那天我也是第一次見到,難道你和她有交情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真聰明,徐月婉一直生活在國外,為什麼突然出現在海州,那是因為她在國外染上了一種病,很不好治,嗯,很多名醫都铩羽而歸了,但很不巧,我能治,所以呢,徐家欠我一個人情。”

“噢!原來如此!”

眾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感覺。

表現得有點誇張,有點假,他們總覺得這不是真相。

如果真是如此,那徐家從一開始就不會為難葉凡、不會為難明凡集團,何必搞這麼一出呢,多此一舉。

但大家都冇有戳穿。

他們需要用其他方式來探索事情的真相。

楚明心也在旁邊,聽了葉凡的話,翻了翻白眼。

葉凡說起謊來,還真是臉不紅心不跳,跟真的一樣。

同時,她也看出來這些人並冇有相信。

這些可都是老江湖,不會這麼輕易就相信的,漏出一點點破綻都會被懷疑,何況漏洞那麼大。

“葉醫生醫術超群,擊敗燕京拜年中醫世家鐘家鐘宏朗,可喜可賀,我們大家敬葉醫生一杯如何?”

“好,敬葉醫生!”

所有人舉起手中的酒杯。

很是熱情。

“啊……你乾嘛!”

啪!

眾人準備喝酒,很不和諧的聲音傳來。

一記響亮的耳光。

皮少捂著臉,嘴角哆嗦,瞪著楚明月。

大家紛紛看過去,但都冇有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