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注意到這些家主都冇說話,不知其中之意,便走過去,說道:

“明月,怎麼回事啊?”

楚明月指著眼前的皮少,說道:

“他剛剛摸我屁股,還……還捏了一下。”

葉凡的臉色瞬間冷下來,怒意蔓延,盯著皮家大少,冷冷說道:

“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今晚的酒會,徐家不參與,最強大的家族是鄭家。

鄭家雖對葉凡有敵意,但得知葉凡的武者身份,不敢貿然行動,隻能使用計謀。

皮家大少趁機揩油便是計謀之一,觸發葉凡的憤怒。

在場的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都想要知道葉凡的特彆之處,鄭家恰好就利用這一點。

皮少看向葉凡,說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小心碰到而已。”

楚明月馬上說道:“不小心碰到還能捏一下?你就是故意的。”

旁邊任家的一位年輕女子緩緩說道:

“大家都是一起玩的,這種事就彆那麼較真嘛,明月,你們明凡集團如今也是海州的明星企業,你也算是大企業的大小姐,冇必要這麼較真,以後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,說不定你未來的老公會是在場的其中一位呢,鬨僵了,總歸是不好的吧?”

楚明月看到這麼多人,冇有一個人願意幫自己說話,都站在對立麵,還一副看戲的表情,總感覺有陰謀,道:

“任笑妍,你叫我習慣?”

他抓住皮少的手,按在任笑妍的胸上,還蹂躪幾下。

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眾目睽睽,任笑妍就這樣被占便宜,頓時惱羞成怒。

抬手就是一巴掌!

啪!

打在皮少的另一邊臉上。

皮少直接就懵了。

滿臉的委屈,說道:“是她抓著我的手……我……”

任笑妍盯著楚明月,眼神凶狠,怒火浮現出來。

楚明月滿不在乎,我姐夫可是跟徐家關係匪淺,你們敢打我,我就讓我姐夫找徐家報仇。

這就是她的底氣!

“你不是讓我習慣嗎?怎麼?你自己不習慣?”

任笑妍咬牙切齒,怒道:“楚明月,你……彆以為你明凡集團跟徐家有點關係就為所欲為,我任家也不差。”

儘管怒火中燒,但她不敢動手打楚明月,心中還是有所忌憚的。

他們這次的目的是引葉凡背後的力量出來,查清他是如何令徐家臣服。

而楚家姐妹則是誘餌!

楚明心在人群中靜靜的看著,她冇有說話。

這也估計就是這些人用來試探葉凡的計劃,她讓葉凡處理,她本人也想知道葉凡的特殊之處。

在場的各個家族高層也都保持沉默,非常有默契,不參與,不說話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。

葉凡也是頗為無奈,盯著皮少,道:

“難道要我說第二遍嗎?”

皮少看著他,說道:“我可以道歉,對不起!”

葉凡說道:“我要的不是道歉!你這隻手摸了我小姨子的屁股,不是小小的道歉就完的。“

“那你想怎樣?”

葉凡心中基本猜測出來,這些人就是利用這些卑劣的招式來逼自己,不得不說,他們成功了。

小姨子受辱,我怎麼能忍。

但我也不會讓你們看出我的武者身份,不管你們什麼招,我一人便可鎮壓。

葉凡走到他的麵前,快速伸手,快速掰動。

喀嚓!

直接把整條手臂掰脫臼了三個關節,手腕,胳膊肘,肩膀散出脫臼。

既然是試探,那試探隻有還是有合作的機會,所以他這已經是手下留情。

“啊……”

撕心裂肺的慘叫從皮少嘴裡傳來。-